*含有鬼怪成分,恐怖程度大約就是夏目有人帳那樣(?
  *青峰國一設定。黃瀨為狐妖,年齡不要問你會怕。
  *剛開始黃瀨稱青峰「君」,並非打錯ヽ(。ゝω・)ノ 請繼續看下去。

 

 

楔子 傳說


  青峰大輝,小六剛升國一的小屁孩。最喜歡的事物是籃球,每年最期待的事情就是暑假到鄉下爺爺家度假。

  這個地方連小鎮都說不上,只有二十來戶人家。年輕人都出外打拼,只剩捨不得家鄉的老人家留下來,自得其樂的耕著祖上留下來的土地,有收成能吃飽就好,也不奢求靠此賺錢。屋子以外,一眼望去都是都市缺乏的綠色植物。青峰爺爺家前面是稻田,後頭就有座山,山上有條終年不枯竭的小溪,注入村里的給水地,這裡的人連水都是用打的,連個抽水馬達都沒有。完全印證了「好山好水好無聊」這句話。

  這麼鄉下的地方,照理來說都市小孩應該是避之唯恐不及。但這個青峰大輝,可是個喜歡抓蝦抓蟬的大自然系少年。

  「爺爺!奶奶!」車子還未停駛,青峰迫不及待的大喊已在庭院等待的爺爺奶奶,猴急的開車門跳下車。

  「大輝!告訴過你車還沒停不要跳車很危險。」坐在前座的媽媽將車窗放下,看著孩子蹦跳著抱住久不見的爺爺奶奶,無奈提醒道。

  完全無視媽媽,青峰興奮的拉著爺爺的手。「爺爺你上次說幫我留的蠶寶寶斗笠呢!?」

  停好車,青峰父母幫他把行李搬了下來,一顆籃球,一頂棒球帽,和一個後背包的換洗衣物,簡簡單單。

  青峰爸爸倚著車,失笑的看著拿著蠶寶寶斗笠興奮的跳上跳下的青峰。「老婆,看來你為他準備的帽子是用不上了,大輝準整個暑假都戴著那頂斗笠。」

  身為大學教授的兩人,暑假期間是他們研修的最好時機,忙得沒空陪青峰的兩人,在這段時間會將孩子帶回老家玩,這是青峰家的固定常例。

  「爸!媽!這兩個月大輝就拜託你們了。」

  「你們拚事業也要小心身體啊,記得要吃飯知道嗎?惠子怎麼看上去比之前還瘦?這樣可不行啊……」青峰鈴子叨叨絮絮的叮嚀著,不管孩子多大,在他們心中依舊還是孩子。

  青峰爸爸點點頭表示有聽進去,發動了車。

  晚霞染上了車身,看著車子沿著橘紅色的小徑越來越遠,最終消失在眼裡。

  傍晚的蟬聲依舊喧鬧著,眾蟬齊叫頗有磅礡的氣勢。

  青峰大輝的夏天,開始了。


  比起長期待在書堆裡的父親,青峰反而和爺爺更加相像。不只眉眼之間的氣質,臉蛋輪廓一樣都有著如刀刻般鋒利,只有笑起來才會軟化,而兩人的笑容,都如絢爛的夏日陽光,再加上一樣黝黑的膚色,真如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

  看著吃飯時氣勢兇猛的像是怕吃不到飯,祖孫倆的猛扒著飯,些許的飯粒掉落至矮桌。這個光景讓端湯出來的鈴子噗哧笑了出來。

  「都幾歲人了,像個孩子,祖孫倆都一樣。」笑罵著,拿衛生紙幫兩人拈起飯粒。  

  「奶奶再來一碗!」

  「吃慢點沒人跟你搶。」抹掉青峰臉上的米粒,接過青峰遞來的碗。盛飯的同時隨口問道:「在學校有什麼好玩的事嗎?」

  「五月那傢伙跟我們學校的一個男生告白了,真搞不懂她的眼光,那男的籃球打得又不好。整天都在發花癡,煩死人了。」

  「大輝雖然這樣說,其實心裡是擔心五月的吧?」鈴子理解似的眨眨眼,果不其然看到青峰脹紅了臉。  

  「誰擔心了啊!那個男生在學校風評很不好啊!也只有那白癡會被騙……」青峰啐了聲,彆扭的撇過頭。

  「那用的著打架了?」鈴子堵的青峰說不出話來。

  他其實本來沒想要打架的,只是聽到兩人交往,但那男生的風評讓他很放不下心,本來只是要警告他別把對待之前女友的花心來對待五月,但卻意外地聽到他和好友在討論哪時才能對五月那豐滿的胸部上下其手,甚至下了賭約……

  剛踏入青春期的他當然也會對女性有興趣,對胸部充滿了幻想,AV當然也看過,但他絕對不會如此輕佻的對待自己的女友。尤其現在被污辱的,是跟著他長大,類似妹妹般的人。  

  在那個男生一句『應該很快吧?感覺就是個騷貨』,青峰的理智瞬間斷線,衝上去就是一拳。

  之後五月哭著幫他上藥,他只是呲牙咧嘴喊著痛,說著五月你這蠢蛋之後交男友小心點啊,別再惹這種麻煩事等等。

  卻一字不提他為什麼揍人。

  全校第一畢業的五月不是笨蛋,被叫來學校的青峰父母也不是。之後的懲罰也是扣一半的零用錢草草帶過,甚至青峰爸爸還暗自說那種人渣就是該打,偷將扣掉的零用錢補回。五月則甩了那男生一巴掌,分得轟轟烈烈。

  「不過,倒是打得大快人心。」雄建眨了眨眼,將盤子上最後一塊鯛魚夾進青峰碗裡。「這是獎勵。」  

  「……」

  青峰永遠搞不懂大人那種懲罰後卻偷偷跟你說做得好的複雜心理學。

  
  屋內像是吸收太陽的所有熱度,即使吹著電扇依舊悶熱得嚇人。吃完晚飯的青峰一家子乾脆拿著冰涼涼的西瓜坐在屋簷下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人煙渺渺的鄉下,讓青峰雄建有說不完的鄉野怪談。

  「後山住了一隻大妖怪,聽說當年村子會大旱就是他搞的鬼。就在村人撐不下去,考慮要獻人祭的時候,雨神救了我們。」雄建指了指流經的小溪,眼裡帶著溫柔的敬意。「這條溪就是雨神的恩澤,祂就住在後山裡,保佑著村子。」他摸摸青峰的頭。「別想著想要去找雨神,後山長年瀰漫著大霧,走進去就難走出來,知道嗎?」

  「──那裡被稱為神的住所。不是我們凡人該打擾的。」

  面對直接被戳破他心中的念頭,青峰只能悻悻的呿了聲表示知道。

  看著那綿延不絕沒有盡頭的山巒,望過去似乎真如爺爺所說包覆著白霧,更添增了層神祕之姿,也讓青峰想去一看就近的欲望更強烈了。

  「那妖怪呢?那隻妖怪後來怎麼了?」

  「誰知道,大約被雨神收服了吧?」

  「……真的被收服了嗎?」在旁聽著的奶奶有些遲疑的插入一句。「上次佐藤家的小子不是跑到山上玩,結果驚恐的跑回來吼著說看到……」

  「怎知道不是他眼花看錯了?」 

  「那小子最是大膽了,連鬼屋都敢闖,會被嚇得這樣失態,除了看到……」看到雄建使眼色,鈴子才示意到失言,赫然噤聲。

  兩老的不安,避重就輕的態度徹底勾起青峰對那妖怪的興趣。最後抝不過青峰的死纏爛打,鈴子小聲的在青峰耳邊說道:

  「──他看到狐妖,當年造成大旱的狐妖。」

  青峰鈴子眼裡有著不安。

  平安多年的村子,再次傳出狐妖的出現,沒有人敢想,如果牠再次帶來旱災,該怎麼辦?上次的災殃是蒙受雨神拯救,那這次,誰會來拯救他們?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