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漫長的一天,不知哪時候開始變得轉瞬即逝。

  看著少年離去的背影,同時也開始期待著明天的笑臉。

  在不知不覺間,原本空白的生活,滲入了幾抹耀眼的顏色。兩人相處的時間,竟在何時,比他十幾年來和人接觸,甚至比和族人相處的時間,都要來得長。

  喜歡青峰打坐時偷睜開眼,以為偷看沒人發現,一臉勝利的得逞表情,喜歡他說到籃球時那閃閃發光的自信和熱情,喜歡他對人類除外的異類,抱持著溫柔寬容的心,就像面對他收藏的蟬殼,小心翼翼的喜歡著他們。

  大輝,真的人如其名,溫暖明亮,用最笨拙的方式,驅散他內心的孤寂。

  青峰的小世界裡,就是學校、家庭、籃球,和他熱愛的大自然,他理所當然地向黃瀨分享他整個世界。

  這讓久沒和人互動的黃瀨很感動,想回報卻又不知該怎麼辦。某方面來說與世隔絕的他,除了山林,還真沒別的可以分享的東西。所以他動用了妖力,帶著青峰來到山頂,泉水之源。

  他們坐在五尺高的白樺樹,居高臨下看著泉水的源頭。

  水面波光粼粼,靛藍色的湖水深不見底。深潭打從深處散發不可侵犯之感,撲面而來。若不是黃瀨托住青峰的腰,他大約就栽入潭中了。

  抓著黃瀨的衣袖,青峰看著這般神聖壯麗的景色只能發出驚嘆。「哇。」

  黃瀨眼裡帶著尊敬。「這是大地的恩澤,這弘潭的伏流使此山林草木茂密,你們村中河水的發源地也是這裡。我的職責就是保護潭不受侵擾,能夠順應天時。」

  「不辛苦嗎?」

  黃瀨沒有答話。  

  高處的風比平地更加強勁,吹得黃瀨寬大的袖子獵獵作響,金髮隨風狂舞。眼眸有別以往的溫柔,有些肅穆。

  這樣子的黃瀨,是青峰所沒看過的。

  和潭一樣,神聖且不可侵。那如天人般的黃瀨彷若錯覺,下一秒又變回往常。

  他笑吟吟的問道:「喜歡這個地方嗎?」

  「喜歡……非常喜歡。」青峰瞥了那開心的笑顏,咽下差點衝口而出的後半句話。

  只要是你給的,我都喜歡。

  黃瀨沒有說的是,會帶青峰來此地,純粹是因為覺得那靛藍色的深潭和青峰有些相像。


  這天青峰帶黃瀨到東側樹林,他的抓蟬秘密基地。

  這是黃瀨第一次,離開山裡來到這麼遠的地方。

  原本遙遠的村莊、水田一下子都清晰了起來。隱隱約約還可以聽到笑語聲。

  遠離人群……多久的時間了?他不經有些恍惚。

  「這是我收藏的蟬殼。」獻寶似的捧著一個方形鐵盒,青峰笑得很驕傲。小心翼翼從中挑出一只。「這是裡頭完整度最高,喏,送你。」

  看著掌心的那小東西,沒有絲毫重量,精巧的如對世人宣告大自然的巧奪天工,精細像是一碰就會碎。

  「……這不是青峰君你最珍愛的東西嗎?」

  青峰搔著頭傻笑沒有回答。

  未嘗情愛的少年不知道,那種想將自己最好的事物分享給某個人……其實就是愛情。當然某方面遲鈍無比的他從未想那麼多,單純就是想對黃瀨好而已。

  會帶黃瀨來這裡,只因上次對方不經意問了他一句「村子怎麼樣?大家都過得好嗎?」,青峰單純只是覺得,與其自己說的再多,還不如讓黃瀨走近自己看。談話聲中伴隨著陣陣笑語傳來,即使青峰沒有回答,黃瀨也知道疑問的答案。

  十幾年的孤寂,宛若就在等這一刻的回報。

  他忍不住紅了眼眶。

  哎呀……怎麼就把他弄哭了,明明只是要他開心……有些不知所措,青峰試探性握了握他空著的手。明明是千歲大妖,手卻因為纖細修長,硬生生比青峰的手小上半號,讓他忍不住湧上握住不想放的念頭。

  「奶奶常常有多餘的蔬果寄到我東京的家……所以算是過得很好吧?」青峰搔著頭,想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怎麼說。「隔壁的叔叔甚至挖了一池池塘,裡面養些魚蝦之類的……雖然我只有暑假會來這裡玩,但可以看出來大家都過得很好……唉你別哭啊……大家都很感謝雨神給村子的河水,真的,大家都過得很好。」

  看著村莊,黃瀨鬆口氣。「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琥珀色的眼蕩漾著水光有些朦朧。和夢境中的他,意外的重疊在一起。

  明明是掛著笑容,明明和往常一樣溫柔,青峰卻深深的感受到他的寂寞,打從內心的寂寞。

  看著這樣笑得虛幻的黃瀨,連他都忍不住鼻子發酸。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