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處了一段時間,有些疑問開始存在於心中。

  你是狐妖,那山中的雨神是誰呢?保佑著水源,保佑著村莊的,到底是誰?十幾年的寂寞,是為了什麼?為什麼聽到村子過的好,你要露出那樣的笑容?

  這些日子在山中,青峰發現爺爺告訴他的傳說,和自己所看到的有相互矛盾的地方。這段時間,他從來沒有看過村民口中的雨神,原本以為是雨神的祠堂,但在祠堂附近卻只有黃瀨而已,這讓他有種……祠堂奉祀的是黃瀨的錯覺。

  如果錯覺不是錯覺,那他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守著這殘敗的祠堂?抱著什麼樣的心態,看著已經遺忘他的村莊?

  他想更了解黃瀨,而對方在他問及過去時,總會露出有些歉意,並且為難的表情,然後拙劣的轉移話題。

  青峰捨不得看到他為難。

  滿肚子疑問想問,但最後還是選擇沉默。

  總有一天,會知道的吧?悶悶的將臉埋進枕頭中,青峰在進入睡夢中前,迷迷糊糊的想著。

  夢裡,黃瀨依舊笑得有些哀傷,沐浴在月光下的他,眼尾閃爍著光芒。


  本來以為還要花上一些時間,想不到機會這麼快就來了。

  起了個大早的青峰看著陰沉沉的天,心裡暗自不妙。果然等他吃完早飯後,開始下起傾盆大雨,雨大的連前方景物都看不太清楚。爺爺奶奶也因為下雨,取消了下田的行程。本來盤算要怎麼偷溜,鈴子一句話就將他打死。

  「想去哪?今天雨下那麼大別出門了。」  

  焦躁的坐在地板上動來動去,青峰整個心思全是黃瀨沒有雨傘怎麼辦,會不會感冒了等等。

  雨沒有稍停的趨勢,反而越下越大,路上開始積起一池池的水窪,如果雨再這樣下下去,淹水是不可避免的。

  一陣陣從遠方傳來的轟隆聲,讓青峰整個心懸了起來。

  雷聲似乎是從山那邊傳來。

  狐狸不是怕雷嗎?現在又下雨,黃瀨要躲去哪?會不會出了什麼意外……越想越覺得不妥,終究放心不下,操起雨衣和雨傘。

  「大輝……你要去哪?這麼大的雨,蟬都躲起來避雨了你抓不到什麼啊。」

  蹬跳套著雨鞋的青峰滿臉焦慮,「唉呀奶奶你不懂啦……我有朋友在山裡,雨下那麼大我去看看他。」

  鈴子簡直嚇壞了。「你這種天氣要去山裡?大輝你腦子不好使?」

  青峰沒有答話,撐開雨傘奔進雨中成了他的回答。他一刻都不敢多待,就怕晚了黃瀨真出什麼意外。

  山裡的雨勢因有樹作為遮蔽,反倒沒外頭的這麼大,但也足以讓路面成了泥濘。熟悉的道路因下雨的緣故,變的非常難走。  
 
  「黃瀨──!黃瀨你在哪裡──!」

  「別嚇我啊──快點出來!我幫你帶了傘──!」吼著吼著,回答他盡只有無止盡的雨聲,讓他心中止不住的驚慌。

  「黃瀨──!」

  若不是下一秒看到不遠處的金髮,他大約會哭出來。

  除了黃瀨,還有另外一個人。

  兩人似乎在講什麼重要的事情,表情都有些嚴肅。

  青峰靠近些,躲在樹叢後。

  雨落至兩人三尺處,自動就彈開,如一個無形的罩子。

  男子和黃瀨一樣穿著浴衣,黑色的浴衣更襯得頸項白皙如寒雪,側臉看上去有些緊繃,薄唇抿的老緊,綠髮服服貼貼的,從小細節完全看出主人的嚴謹和一絲不苟。

  「赤司很掛念你……離開那麼久,該回家了吧?」修長的手指不知為何包覆著繃帶,綠髮男子推推眼鏡。「人類的環境不適合我們,你知道的吧?」

  「小綠間……」那是青峰從來沒看過的神情,有些緬懷,懷念的。「幫我跟小赤司說我過得很好……我還想多留在人間到處看看。」

  「真的是到處看看嗎黃瀨?還是一天天守著不屬於你的責任的水源?守了百年,夠了吧?即使是回報當初的敬意,百年的歲月也夠了吧?」看著倔強撇過頭不回應的黃瀨,綠間有些無奈的嘆口氣。「你真的越來越像人類了,我認識的黃瀨哪時甘願被束縛住?」

  「……總是會變的。」

  「因為他的關係嗎?」淡漠的聲音赫然出現在身後,還沒搞清楚狀況青峰就被扔出樹叢。「偷聽算什麼,果然是人類。」

  摔得鼻青臉腫,青峰狼狽的起身,充滿敵意瞪著綠間。「我不會讓你帶走黃瀨!黃瀨哪都不會走!」

  「青峰君……」

  綠間哼了聲。「果然真是自私啊,人類。」他居高臨下的看著炸毛的青峰,臉上的表情有著嘲諷。「你了解黃瀨什麼?他帶著什麼樣的心情守著這山頭你知道嗎?為了你們人類,百年如地縛靈般被制約在這,你們擅自嚷嚷著雨神,祭祀著他,只為了你們的水源,憑什麼你們這樣祈求我們就得回應?然後又擅自遺忘……」

  「小綠間,不要再說了。」黃瀨低著頭,低聲的說。「小綠間,拜託你不要再說了,這都是我自己的選擇,那就我應當自己承受。」

  「黃瀨──」

  「我知道小綠間是關心我……我過得很好,沒問題的,百年都撐過去了,再一個百年也沒問題。」

  那樣快哭出來的樣子,誰會相信你所說的。

  雖是如此,但綠間也不忍再逼問下去,只在心中嘆口氣。他知道說到此,黃瀨是打定主意不會回去青丘之國,看似溫和軟耳根,其實骨子裡比誰都還要倔強,做了決定的事,是誰都沒法阻止。即使傷痕累累也不肯服輸。明明可以向他們求救,卻咬牙什麼血淚都往肚裡吞。                                            

  倔強的讓人發疼。

  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不管是赤司,還是綠間都放不下這樣的他。

  一切的放不下終究化做無奈的嘆息。綠間扶著額,一臉受不了的樣子。「算了算了我不想管了,各承天命吧。」

  「喂小子,看你似乎很在意黃瀨的份上,我就坦白的告訴你。」有氣無處發的綠間看著呆愣著的青峰,露出一個笑容,裡頭滿是挑釁意味。「對黃瀨,你根本什麼都不是。這傢伙有口癖,對認可的人會加個『小』字,想讓黃瀨為了你留下來,你還不夠格。」

  「小綠間你在鬧什麼彆扭。」黃瀨哭笑不得。「別對小孩子亂說話啊。小心我跟小高尾告密喔,說你欺負他的同族。」

  「……黃瀨你敢亂說話我殺了你!」


  青峰已經記不住之後兩人還說了些什麼,綠間的話猶如密密麻麻的針,扎得他心口發疼。

  等回過神來,黃瀨坐在一旁,滿臉擔憂的看著他。

  不知不覺間,雨已經停了。

  「下這麼大的雨就是要人類迴避,你怎麼傻乎乎的就跑來?若不是你已經習慣和狐族相處,小綠間的威壓准讓你病倒的……」想抹掉青峰額上的泥巴,衣袖卻被死死的拽著,扯了幾下,依舊動也不動。「青峰君?」

  「不要叫我青峰君!」

  突如其來的暴吼嚇著了黃瀨,睜著眼看著一臉快哭出來的青峰。

  吼完看到他那不知所措的臉龐,青峰下一秒就懊悔。「對、對不起……我只是很沮喪,原來我在黃瀨你的心裡什麼都不是……我不是故意要吼你的,我只是、只是……」只是心很疼很疼,疼得不知道該怎麼辦。自己所重視的人,卻不如自己重視他般重視自己,那種嚥不下吐不出得苦楚,要怎麼才能表達清楚?

  聰慧如黃瀨,青峰的言語雖表達的很破碎很混亂,但他就是懂了。

  他沉默思考要怎麼將所想的傳遞給青峰,良久,才說道:「……對不住,我的疏忽讓你難過。」黃瀨盯著遠方,神情很溫柔。「我很喜歡青峰君……不對,是小青峰。其實口癖這方面,小綠間說的不錯,但他忘了一點,那是很久以前的習慣了。千年徘徊在人間,百年留在這山裡,十幾年來,沒有人交談,漸漸也就忘記口癖這回事。絕對不像小綠間所說的那般。小青峰對我很重要,在和你相遇之前,我幾乎快忘了怎麼笑,每天只是麻木的守著山林、守著水源。」

  一句句輕柔的話語,不著痕跡的撫平了青峰的難過。
                          
  「是小青峰讓我想起了初衷,是你讓我再次覺得……」黃瀨環住自己,閉起眼。「或許可以多相信人類一點點。」                                
  「那……黃瀨你相信我嗎?」

  「如果不相信就不會跟你講這些了。」他笑出聲。
 
  青峰小心翼翼的問:「那我可以知道,你的全部嗎?」

  「關於什麼全部?」

  「村子的傳說,還有狐妖和你的全部。」看對方沒有像之前那麼排斥這個話題,他將埋藏已久的疑惑問出口。「爺爺說當年的大旱,是狐妖造成的,雨神給了村子河水,拯救了村子。但……我怎麼就從來沒看過雨神?你自稱為山裡的守護者……還是大家以為的雨神,其實是你?那村里畏懼的狐妖又是誰?」

  黃瀨沉默了很久,久得青峰以為自己得不到答案。

  下過雨後的森林,空氣還透露著雨水的味道,草地、葉片都是閃閃發亮的水珠,微光照進林中,整個森林閃爍著雨水反射陽光的光,別有一番清新的感覺。

  黃瀨撥弄著葉上的水珠,讓水珠佇立在指尖,接著跳躍到掌心,調皮的宛如他養的孩子。

  接著,他說了一個很長的故事。有關於人類和狐妖的故事。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