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瀨真心覺得人類實在是太奇妙了。才大約半年不見,青峰像是被施什麼妖術般,抽高到用肉眼就看的出來。從遠處走過來,看他站得直挺,有別以往的襯衫短褲,穿著深青色浴衣的他感覺成熟許多,側臉看上去有些端肅,微抿著薄唇。

  「小青峰……?」和之前的氣質全然不同,黃瀨有些試探喚了聲。

  青峰轉過頭,眉眼間是一看就懂的喜悅,他回給黃瀨一個大大的笑容。

  一樣燦爛,像陽光般。  

  突然間,知道自己有多想念這個人。完全止不住笑意,黃瀨跑了起來撲進青峰懷裡,拽著他的衣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又說又笑,高興到語言根本是破碎。

  美人送抱的青峰覺得自己快往生,爽死的。

  搶著將這半年發生的事告訴對方,兩人嘰嘰喳喳的就像第一次校外教學的小朋友,不時打斷對方要說的話,興奮喜悅之情從兩人的臉上輕易看見。

  「奶奶,我走了囉,今晚不回家!」牽著黃瀨的手,青峰跟探出頭的鈴子道別。

  「給我乖一點別造成黃瀨困擾啊。」鈴子笑著揮揮手。「黃瀨這傢伙就麻煩你。下次再來家裡玩,這幾天隔壁給了好多油豆腐,再來家裡吃。」

  「謝謝您。」乖巧的點頭,嘴角如堇花的溫柔笑容。「之後見。」

  「奶奶很喜歡你……剛剛我想吃她還警告我留點給你。」青峰幼稚的吃起自家奶奶的醋。「你們兩個的感情倒是好,可惡我也想住這裡……」

  聽對方不滿的嘟囔著,黃瀨忍住笑。「但不管我吃多少油豆腐,最喜歡的人還是小青峰。」

  果然如自己所想,少年紅了臉,彆扭的撇過頭。

  黃瀨知道青峰有多喜歡他。

  原來自己喜歡的人對自己抱持著同樣的心情,是一件那麼幸福的事。


  緩步往約定的地點走去,經過的村民紛紛向兩人打招呼。  

  那個夏天末,青峰將黃瀨的故事告訴村民,化解了村民的誤解。讓他們知道默默的守著村子的其實不是什麼雨神,而是狐妖。他不知道該為黃瀨做什麼,或許這是他唯一能做的。而之後村民的反應是出乎他預料。以青峰鈴子為首,開始有些人會去探望那座他們遺忘的祠堂。

  原本被雜草掩蓋的小徑,再次顯露出來。

  他們看不到黃瀨,但可以感受到那溫柔的眷顧,尤其是在小祠堂附近。這讓他們更加深信青峰的話。

  信仰的恢復,讓黃瀨流逝的妖力不再消逝那麼嚴重,赤司等人擔心的問題延緩下來。

  也是這個原因,讓向來不讓他族類進入國境的赤司答應青峰可以前往青丘之國遊玩,作為報答。

  而黃瀨,則是在青峰走後,怯怯的開始試著融入村子。因為那個少年笑著跟他說:「與其看著,你可以試著踏出一步。」剛開始的他不知該怎麼辦,只能躲在一旁看著忙碌工作的他們,默默的讓他們工作輕鬆點。

  村民發現原本的重犁變輕,插秧後隔天不再腰痠背痛,似乎有什麼幫助著他們。直到有天有人不慎被起重機壓斷了腿,黃瀨不及多想,就顯身用了治療術。  

  雪白衣袍,如畫般的五官。全部的人都驚呆了。原本以為狐妖是什麼艷容光照,想不到居然是像天人般氣質出塵,艷媚這詞對他來說已經是褻瀆了。剛開始不習慣那驚人的美貌和神仙般的氣質,拘謹當然是會。但漸漸地認識發現,雖然是個狐妖,卻溫和有禮貌,在人情世故方面意外的單純,呆傻的可愛,讓人放心不下的孩子。不管他活了幾千歲,在村民眼中他就是個令人心疼的美貌少年。

  大家就這樣子接納了他。

  「這些,都要感謝小青峰呢。」  

  「你自己招人疼,這不關我的事。」

  「但我還是要說聲謝謝。」黃瀨一個輕柔的吻印在青峰臉頰,打趣地看著對方變成木頭人。「小青峰還是一樣容易害羞呢。」

  「囉、囉嗦!」

  「打情罵俏到忘情,離約定遲一小時,某方面來說也是很強大,綠間君你認為呢?」

  「小黑子!小綠間!好久不見!」被黑子不冷不熱刺了句,黃瀨不以為意,依舊笑得燦爛跟兩位似乎等很久的族人打招呼。

  「我只想趕快辦完事,在這汙濁的人間一刻都不想多待。」綠間嫌惡的看著青峰,如那是什麼寄生蟲。「想到等等要帶這人類去國都,就令人整身不舒服。」

  「那是因為你沒洗澡吧!」青峰反唇相譏。

  「信不信我咒殺你。」忍了多時的綠間暴怒了。

  「請冷靜一點,再遲下去就要等明天了。赤司君會很不開心的。」黑子迅速的給針鋒相對的兩人一人一計手刀。「這樣被指派為主輔的我會很困擾。」他看了天上的月,微微一笑。「今天的月光很皎潔,很適合遠行。」

  綠間雖有不甘,但也承擔不起赤司的怒氣,只得站定好自己的位子,瞪著被他們圍在中間的人類少年。 

  「小青峰放輕鬆,你的魂魄會暫時脫離身體,我們三人會開啟結界保護你的身體,所以放心。」黃瀨看著月,神情和黑子一樣是對故鄉的懷念。「月光會引導我們到青丘。」

  黃瀨綠間為左輔右弼,站在前頭的黑子向月躬手,虔誠的喃喃說著青峰聽不懂的語言。

  猛然間,身體騰空,青峰驚恐的看著自己有些透明的手掌,和倒在地上的自己。黃瀨握上他的手,安慰的眨眨眼。

  月光照進林中,他們走入月光中。
  
  時間和空間的概念似乎都模糊了起來。青峰搞不清楚現在在哪,過了多久,視野裡全都是銀白和光點。他只能緊握著那柔軟的手,像是溺水者緊緊抓著浮木。

  「──歡迎來到青丘之國。妖界中最美麗的國都。」

  黑子的聲音從銀白色中傳出,接著一切的景色都清晰起來,看到他如侍者般躬身,輕輕的說。

  原本以為會看到什麼金碧輝煌的宮殿,想不到是棟被樹林包圍的日式古屋,他們就站在通往古屋的大道上。兩旁的樹林散著幽幽的光,像是螢光卻又更加朦朧,照亮了整個樹林,葉子不是綠色,有些如楓葉般鮮紅,有些似櫻花般粉嫩,有些則是金燦如陽光。微風吹拂下簡直如百花齊放。路的上方懸浮著一盞盞典雅的古燈,遠看就像是浮在空中的紅花。林子的氣氛有些幽然,卻又不顯的鬼意,反倒有些慵懶,卻又帶著不可侵犯的威攝感。

  青峰驚呆看著人間沒有的美景,沒有說話。四人就這樣沉默地走著。

  接著他瞥到遠處的樹下,有個少女。

  綠間側身想擋住他的目光,卻還是來不及了。  

  那眼睛和黃瀨一樣有著上勾的眼尾,卻更加的媚人,如同被輕輕一瞥骨子都會酥軟的那種媚態。少女露出銀鈴般的笑聲,然後隱沒在樹林中。

  青峰搔了搔頭,心想真是奇怪的女人,接著他發現三人都訝異的看著他。  

  「呃?幹嗎?」

  「呃……小青峰?你知道我是誰嗎?」黃瀨舉手在那眼前晃了晃。

  「……我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嗎?」想到之前黃瀨提醒他來到青丘,千萬不要亂走,也不要亂說話,畢竟是妖怪之鄉,對人類還是有一定的危險。他有些緊張。

  「也、也不算不該做的事,但你剛才看到她的眼睛了吧……」

  黑子一臉充滿興味的盯著青峰。「青峰君不想跟著那少女走嗎?你不覺得她很漂亮?」

  「走?走去哪?」青峰一整個莫名其妙。「她是蠻漂亮的啦。」他看了黃瀨一眼。「但我還是覺得黃瀨比較漂亮。」

  聽到回答的黃瀨愣了愣。青峰不是第一次讚美他漂亮,也常常自己笑著然後青峰就莫名其妙紅了臉說這什麼完美的笑容根本就是犯規。但剛剛那位少女是自己的族人,是能魅惑人心的妖狐,那一勾眼,正常情況應是青峰失了魂心心念念那位少女,直到和那少女交合。

  不是愛上那少女,而是情慾的本能,狐妖的特質就是能輕易勾出人類的情慾,能對抗這魅惑只有修行人,還有……當那人的情慾和愛情都加諸於某人的時候。

  第一次,黃瀨有種心癢癢的騷動,他突然很想吻那雙薄唇。漂亮的臉染上酡紅,身子有些燥熱,突如其來的動情讓他散發著誘人的氣息。  

  黑子和綠間當然注意到。兩人理解的挑了挑眉,心裡都想著:這個人類,真的可以給黃瀨幸福。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