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之物語★

★最近胯下的小野獸不時出動(?)看到請不要驚慌害怕牠很溫馴只會胚囉(粗體個屁#)

★喜歡某些注音體但太多又看不懂(喂)最愛wwww和ry了(←)

  台上的男孩有些侷促的在黑板上寫下黃瀨涼太,頭低低的極為怕羞。
  
  「大家要和黃瀨君相親相愛。」哲也老師嘴角掛著溫和微笑,摸了摸那像小太陽般金燦燦的頭髮。「黃瀨君還有話要說嗎?」

  「請、請多多指教……」

  軟糯聲音加上那帶著緋紅的漂亮臉蛋,全班女孩根本瞬間被戳中心臟。班上那些男的只有誰?只有誰?拜託青峰大輝那群都只會抓蚯蚓來嚇人一點都不溫柔,避開都來不及了怎麼會去打交道?好不容易來了這麼一個俊秀的男孩好不容易捱過第一節課,一打鐘,女孩們全部圍住黃瀨的座位,問著自己想要的資訊。

  「黃瀨君你從哪邊轉來的啊?」

  「黃瀨君你的拉拉熊鉛筆盒跟我一樣欸!好巧唷~」

  「黃瀨君可以捏你的臉嗎?看起來好好摸~」

  問句中含著深沉的波濤洶湧,各種眼刀暗地較勁。

  「是說黃瀨君有女朋友嗎?」

  全部女孩嚴陣以待,看著被拉扯來拉扯去眼冒金星慌張無比的小黃瀨。

  「嗚……」女孩子好恐怖喔嗚嗚嗚嗚。黃瀨抓著差點被扯掉的襯衫,含淚意識下望向如和女孩子們是楚河漢界的教室另一邊──青峰大輝帶領的男孩抓蚯蚓團隊。

  看著黃瀨被女生圍在中央眾星拱月的模樣,青峰皺著眉頭,不清楚那由心底蔓延的不爽感是怎麼回事。

  其他男生打量著和他們這些抓蝦抓蟬曬得黝黑,完全是不同類型的男孩,大大的桃花眼,脣紅齒白的根本比女孩還漂亮,自然就把黃瀨歸類女生那派,一當認定非我族類,童顏童語根本不知道自己說的話有多麼不公平和傷人。

  「根本就是娘娘腔嘛。」

  「算了也不用找他玩了,根本就是女孩子吧,黃‧瀨‧君。」

  「真是男子漢的恥辱欸,青峰走了啦!」

  明明是自己先認識他的,還說什麼怕被討厭,這不是很有人緣嗎……黃瀨這個騙子。說不清楚的不爽感讓青峰賭氣的忽視黃瀨頻頻送來的求救目光,撇過頭壓下想把人從女人堆中拉過來的衝動。「……走吧,別理他。」

  轉過頭的他沒看到,黃瀨眼裡閃過的受傷。


  懵懂無知的孩子有時候很天真,有時候很單純,但有時候也因什麼都不懂,所以特別殘忍。

  黃瀨在班上與大家的關係越來越惡劣,黑子發現他常常一個人坐在位子上吃午飯,分組總是最後幾位被挑剩的,形單影隻的讓人看了很不忍。

  「黃瀨君,有困難要跟老師說。」

  精緻的臉蛋閃過委屈和落寞,隨即抬頭露出個微笑,「沒事的,小黑子。大家對我都很好。」

  看著這麼善良的小黃瀨,黑子暗自嘆氣。他知道小男生在第一天就因黃瀨和女生要好之後就不太理他,甚至有時還會說出不尊重的字詞。而青峰對黃瀨的態度更是怪異,說是討厭,與其說是小孩子的賭氣,像是自己喜歡的人卻和別人變要好所以鬧起了彆扭,他雖然有試著談,但成效不彰。

  但女生呢?剛開始不是相處好好的?

  這可能要歸於之後的有次聊天。

  小五月喜歡哲老師是全班都知道的事。

  「我長大一定要當哲老師的新娘!」完全把黃瀨當成姊妹的五月開心的告訴黃瀨這個不是秘密的秘密。

  「我也喜歡哲老師!」

  「我也是~哲老師好溫柔唷!」

  「我喜歡黃瀨君!」

  「黃瀨君你呢?你喜歡小由莉嗎?乾脆你們交往好了。」

  事情居然談到了自己,黃瀨紅著臉慌張擺著手。「不、不行啦……」

  「欸──為什麼?黃瀨君有喜歡的人嗎?」

  看著他臉紅的像是要冒煙,女孩起鬨要黃瀨說出他的心上人。

  「我、我覺得……」黃瀨揉著衣角,吶吶說道。「我覺得小青峰也很帥氣啊……」

  黃瀨其實沒想那麼多,青峰是他搬來這裡第一個對他釋出善意的人,甚至那個下午還教他怎麼打籃球。雖然不知為什麼再次見面青峰總是冷著臉對他,也不阻止其他男生的冷嘲熱諷,但對他而言,小青峰就是小青峰,就是那位笑得燦爛,伸手將自己拉起,抱住自己的溫柔男孩。  

  他對青峰的感情或許是喜歡,還有更多的崇拜和依賴。但聽在女孩子耳裡,卻顯得那麼異類。

  開始耳語黃瀨喜歡青峰,黃瀨喜歡男生,黃瀨好噁心,那些獻殷勤的女孩開始疏遠他。而排擠這種事一產生,就如滾雪球般越滾越大,越來越不可收拾,如暗地裡與青峰是青梅竹馬的桃井五月,她其實不太介意黃瀨喜歡青峰,畢竟兩人都是她很喜歡的人。但因為害怕連帶被排擠,因為害怕成為眾矢之的,即使同情憐憫,也只能默默看著他。

  排擠越來越嚴重,甚至到會將黃瀨放在抽屜的課本藏起來,在鞋子裡放圖釘的地步。本來還強顏歡笑的他,漸漸連笑容都無法露出來,常常趁午休跑到廁所哭,黑子會默默的幫他擦淚,對於不能太過干預感到深深的無力。老師太過關注一個孩子,只會讓那個孩子的處境更加為難。

  直到他新買的籃球被割壞成了軟趴趴的橡皮,他終於忍不住哭著和那些惡作劇的男生打一架。

  黃瀨被揍得鼻青臉腫,狼狽不堪,被其他男生架著,大吼你怎麼可以這樣,這是要給小青峰的禮物。

  青峰第一次看到這樣失控的黃瀨,看著像是開了果子鋪的臉蛋既是心疼又是不爽,結果口不擇言吼了句:「我不需要!你可不可以不要自作多情啊!」你為什麼要為了一顆籃球打架?再買一顆不就好了嗎?

  心疼沒有說出口,卻說出了傷人的話。

  黃瀨眼裡的光芒消失了,這次沒撇過頭的青峰清楚的看到那琥珀色眼裡的絕望。

  趕到的黑子聽到黃瀨說的最後一句話──

  「你、你說過……你不會討厭我的……哈……」

 

  之後接受懲處,罰勞動服務,黃瀨一句話都沒有為自己辯駁,像是放棄一切一樣。青峰站在老師辦公室門口乾焦急,不知黃瀨會受到什麼懲罰。他看到一位金髮婦女哭著抱住黃瀨,吻著他,牽著他的手,兩人離開辦公室。 

  「黃──」

  如同沒看到青峰,黃瀨與青峰擦身而過。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黃瀨的眼神沒看向他。

  不知是因家長的關係,還是在學校待不下去,黃瀨轉學了,青峰連抱歉和對不起都無法傳遞給他。他沒有承諾他所說的話,也沒辦法彌補他所犯的錯誤。他的陽光就在他不注意之際,從他指縫流洩走。

  青峰大輝初戀的味道,與其說是檸檬的酸甜,不如說是淚水的苦澀,還有滿滿懊悔和自責。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黃詩涵
  • 期待三啊~
    超喜歡版主寫的文!!!!
    渣峰要把小黃追回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