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瀨起了個大早。

  大戶人家的後院血淚黃瀨夫人早就仔細的告訴他,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該注意的細項……

  『你嫁過去雖為夫人……占了人家原先三房虎視眈眈的位置,人家還會給你好過嗎?青峰將軍疼愛你也罷,若是……唉。』

  他知道娘擔心的,黃瀨家家風良善,是因黃瀨甫傾盡一生就只愛黃瀨的親娘,但不代表他不瞭解真正的後宅生活。那些女人的哭笑,全都只為了一位男人,用盡所有辦法就為爭得「唯一」的位置,踏著別人的屍骨也在所不惜。榮華富貴,遮掩底下的斑斑血淚。

  『涼兒,記住了,別讓他人有說話的把柄,即使青峰家再怎麼刻薄,你該盡的本分依舊得盡。』他還記得娘說到此,還紅了眼。『之後的日子,你辛苦了。』

  新婚的第一天,過門妻子需與夫婿到廳堂奉茶,代表就此以後,就是這家子的人。黃瀨對青峰家雖是毫無認同感,但一到雞鳴時刻,床都不敢賴馬上起床梳洗,準備早晨的奉茶。他可不會天真以為昨晚根本沒出現過的「良人」會陪他奉茶,只能靠自己自立自強。

  他真的不得不承認,比起家道中落的黃瀨家,青峰府大的誇張,他找了快半個時辰,還是找不到膳房。看著已露白光的天色,黃瀨暗叫不好。只能見人就問,被挖苦被刁難,好不容易來到膳房,卻很絕望的發現──早膳已經開始準備了。

  看著進進出出的僕人,他無措地站在外頭,沒人搭理他。這就是大戶人家的人情淡薄,不受重視家主人重視的過門妻,管你之前身分多麼崇高,連僕人都可以拿翹。

  「郡主?」一個蒼老的聲音喚黃瀨回頭,只見一個滿頭白髮,精神矍鑠的老人家,疑惑地望著他。「郡主怎麼來膳房?有什麼要吩咐?」

  看著下人對老人家的敬畏態度,大抵猜出這人在青峰府中有一定地位。黃瀨拍了拍胸口,看來是得救了。「不是的,老爺爺……我本來想煮從黃瀨家帶來的玉龍井,但早膳已經開始準備了……我這樣會不會打擾到他們?」

  和和氣氣的詢問,神色沒有任何高傲,明明是下人該做的差事卻自己接過手。本來以為郡主會是怎樣的嬌貴人物,想不到居然如此可親。福伯在心裡默默評斷。「叫我福伯。」隨即高聲嚷道:「讓個位置給郡主煮茶。」

  「福伯伯別叫我郡主,聽了怪彆扭的。直接叫我涼兒就行了。」

  看著那雀躍的身影,福伯瞇起眼,幾不聞聲的嘆息。

  昨晚夫人下令,提早半個時辰吃早膳,硬是擠掉本該在早膳之前的奉茶時間。不管有沒有奉茶,過錯都是在這過門妻子的身上。

  這就是所謂的大戶人家。

 

  端著煮好的玉龍井,黃瀨看到廳內的景象,知道自己完了。青峰老爺、夫人、三房,還有他那只有遠觀過的丈夫,正和樂融融的用著早膳,他端著茶,進也不是退也不是,場面十分尷尬。

  沒人說話,沒人叫他進去一起用膳,他就端著茶直到早膳結束。直到隨侍一旁的侍女輕聲的在夫人耳邊說些話,站到手都抖的他終於博得夫人眼一晾。

  「這不是挺嬌貴的嘛?都早膳時間過了才來奉茶?」

  「……」

  「啞巴?回話!」

  知道對方在找碴,黃瀨用盡全身的力量捏緊托盤,幾乎是咬牙的說道:「是孩兒的不是。」

  「端進來!」

  「娘您就別氣了,郡主妹妹想來是從小被嬌慣了,一時間不習慣吧?」一位在夫人身旁的美豔女子,親暱拍伏著青峰夫人的胸口,嬌滴滴的說道。看似為黃瀨開脫,實則火上加油。

  「郡主又如何?」青峰夫人嗤笑。「說來也是家道中落,靠著黃瀨甫一人苟延殘喘,黃瀨家還有臉皮巴著這門親事!我家輝兒為新國的棟樑,就是為輝兒感到委屈。」

  到底誰委屈誰了啊!屈辱、憤怒很多的情緒匯積於眼眶,咬著唇不肯示弱。他知曉青峰夫人絕不會給他好過,但想不到居然這麼侮辱人!

  「說幾句就哭了?」取過早已冷掉的茶,啜了口,冷笑幾聲。本來以為茶水會平息夫人的怒氣,沒想到下一秒,茶水打濕了他的臉,順著臉頰、頸項流入衣裳。「這種天氣喝冷掉的茶?想讓我受風寒?」

  想哭,想大吼,想直接摔門就走。但不行的……不孝可是七去[1]之一……若被休了,爹怎麼辦……不可以的……

  閉起眼跪下,「對不住……是孩兒不對。」

  最後幾個字,幾乎讓黃瀨咬碎銀牙。

  忍耐已久的淚水混著茶水落下。

  他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求助無門,沒有人會幫他說話。

  「娘別氣壞身子。」一聲懶懶的聲嗓打斷了青峰夫人的惡語相向。「既然用完早膳,若雪帶著娘去詠菊亭逛逛?秋時菊花正盛開的旺。我幫你罵罵他,然後陪娘賞菊如何?」

  青峰用眼神示意身旁身著白衣的女子,女子憐憫地看了低頭跪著的黃瀨一眼,溫言軟語哄著青峰夫人離開了。

  入秋時節外頭的屋簷都已經開始結霜,娘怎麼就這樣冷茶潑人……受風寒了怎麼辦……無奈看著依舊一動也不動的人,青峰伸出手。「別哭了,說來也是你的不對……」

  「別碰我!」

  如受驚嚇的貓咪般,打掉要攙扶自己的手,黃瀨抓著濕透的前襟,頭也不回的衝出去。

  青峰不認為自己有錯,若護著他,只會讓他之後處境更艱困。只是青峰沒料到的是,娘會說得那麼過分,最後甚至潑茶。看不下去出言解圍,已經是他最大的破例。但想起那含著淚水無助的眉眼,青峰說不出為什麼心裡頭會有愧疚。

                   TBC.



[1] 只要妻子犯其中之一,夫家可無條件休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