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之物語★

★最近胯下的小野獸不時出動(?)看到請不要驚慌害怕牠很溫馴只會胚囉(粗體個屁#)

★喜歡某些注音體但太多又看不懂(喂)最愛wwww和ry了(←)

  風寒雖沒好,但對付夫人卻越來越有心得,為難也就那幾招。不再似之前那麼狼狽,較有餘裕觀察除了自己以外,青峰的其他三位夫人──如芳、若雪、沚娘。

  如芳是標準官家小姐,家族在朝廷頗有勢力,父親更為當今宰相。人如其名,如牡丹、芍藥等花王豔冠群芳,回眸一笑百媚生,在燦陽之前甚至有京城第一美女之稱。可以看出她最受青峰夫人喜愛,在黃瀨嫁進青峰家前,夫人一直希冀她的兒媳婦是如芳。對黃瀨的敵意也是三人中最深。

  沚娘是位不諳世事,依舊天真爛漫的小姑娘。一個月以來,黃瀨姊姊叫的極為親密,是府中最好親近的人。極喜愛吃黃瀨做的甜點。父親為六部中的刑部尚書,其兄甚至為皇帝身邊的貼身護衛,也是身世顯貴之家。與青峰的相處模式與其說是夫妻,倒比較像是兄妹。

  而黃瀨看不透的,是若雪。聽說在嫁入青峰家前,為京城的「四全才女」,後因家族觸怒皇帝,全族流放男為奴女為娼,憑著四才,成為京城第一名妓,最後被青峰贖回來。她是三人之中最得青峰寵愛,最常留宿瀟湘閣的人。若雪極愛白衣,人如寒雪般,冷漠不常與人搭話。連如芳得夫人寵愛極為囂張跋扈都得畏她三分。

  若雪對黃瀨的態度極為奇特,青峰不在時,她不會阻止夫人的尖酸刻薄,只有在夫人言行太過分才會溫言軟語規勸。看似冷淡,卻又護著他,說護著他,卻不領黃瀨任何情,糕餅糖點一律拒收。

  以上是降旗從各路管道打聽來的情報。

  「好好不學,跟人家學什麼嚼舌根。」黃瀨白了降旗一眼。「這本棋譜我背下來了,拿下本給我。」

  秋末,菊殘猶有傲霜枝,京城的天空開始下起白色的細雪。本來就體虛,加上先前的風寒一直未好讓黃瀨更加畏寒,早早就拿出氈毯裹著全身窩在被窩中,只露出個小臉蛋。基本上只有準備三餐才能讓他離開,還有和青峰對弈的時候。

  他和青峰開始有互動始於某天飯後,青峰突然突兀的叫住他問道:「黃瀨……你會下棋嗎?」

  原本陪著青峰的若雪最近身體欠佳,青峰就讓她在房裡待著少出來活動。軍中事務又因年末而暫時停止,百般無聊的他待在府裡閒得發慌。不想找爹講話,找娘和如芳講話聽她們說著休了黃瀨又煩躁,找沚兒講話又怕她宮裡那妹控知曉會出宮暗殺他,黃瀨成了排解無聊的唯一人選。

  本來只是隨口問問,想不到黃瀨的棋藝讓他徹底驚嘆。

  「這麼爛的棋藝……是誰教出來的?」瞠目結舌的看邊角唯一一小塊存活的白子,青峰驚嘆了。「不簡單啊。」

  本來百般不願意,想說早早分出個勝負敷衍了事,想不到勝負真的分出來,慘敗的居然是自己。「不要諷刺人諷刺的這樣自然好嗎!?」黃瀨氣得發怔。「再來一盤!」

  依舊,慘敗。

  從原本的唯一一角,變成兩角。

  青峰好整以暇的擲出子。「讓你十五目。」

  士可殺不可辱啊!黃瀨氣得咬牙切齒。「你死定了。」

  ……

  最後的結果,黃瀨窩在被窩中,苦背棋局,只為毀了青峰大輝那囂張的笑容。

  青峰發現黃瀨很有學習的天賦,各方面來說都是。不管是廚藝,或者對弈上,都是用肉眼可見的速度進步著。

  與他大開大闊的棋路不同,黃瀨更常使用死纏爛打的小技巧,迥然不同的棋風讓青峰分外覺得有趣。尤其是對方輸棋時,總是氣鼓鼓不服輸的嚷著再來一局再來一局,蜜色的眼亮晶晶像是整個人都在發光一樣。

  「本來以為你是貓科,想不到居然是犬類。」忍不住揉亂那頭燦爛的金髮,青峰說道。

  這陣子的對弈觀察讓青峰知道,看似柔美溫和的他,炸點在某方面來說特別的低。果不其然,黃瀨炸毛了。「你才是犬類!你全家都是犬類!」揮開那雙作亂的大掌,忿忿地說道:「別打亂我思緒!就快贏了!」

  看著稀稀落落的白子,青峰不知對方是哪來的自信。咳了幾聲才勉強將打擊人信心的笑意藏在肚裡。「我家不也是你家嗎?還有,哪裡快贏了?」

  「我說快贏就是快贏了!」

  當然,最後以黃瀨整整少了青峰一半的目數作為收場。

  雖然黃瀨從來沒有贏過,但從原本讓十五目,到現在的三目。在某些小地方依舊有疏漏,但稱高手絕對沒問題,加上黃瀨學習能力快得嚇人,青峰極為期待不用讓子的日子到來。除了圍棋,兩人也下將棋。將棋方面,黃瀨完全是出師於青峰,從零開始學起,從原本的一竅不通,到有幾度逼得青峰不得不凝神才守下黃瀨的攻勢。

  枯坐數油燈的日子似乎是好久以前的事,與黃瀨下棋不知不覺就一天過去,期待著明天的他又會有怎樣的成長。本以為這樣亦師亦友亦對手的關係會繼續持續,但青峰怎麼也想不到,好不容易維繫起來的關係崩毀卻如此迅速。

  「將軍。」

  黃瀨蹙著眉看著棋盤上殘兵敗卒,不甘心的捶桌子。

  「差點就贏了啊。」

  「差很多好嗎?」

  「我到底輸在什麼地方呢……明明都已經想到棋局後的七、八步了。」

  「你不喜歡棄子,這就是你的敗筆。」青峰淡淡的說道。「不管是將棋還是圍棋,都是。」

  怔了怔,黃瀨忍不住反駁。「我為什麼要放棄我的一兵一卒?」

  「小不忍則亂大謀。」

  突然湧上心頭的窒息感幾乎讓黃瀨窒息,像是被點破內心最深處的秘密。他和青峰大輝,依舊是不同的人,即使相隔再近,只隔著一盤棋的距離,依舊無法理解對方。他、還有在後宅內掙扎的女人都是一兵一卒,每一步都是關乎他們的生死,他無法輕易棄子,因為那就是他自己。但對青峰大輝而言,他為刀俎,是生是死都是操控在他手,為了大局,他可以放棄部分人,只為了拿到勝利。

  人生如棋局。

  「那些少部分人就應當為你的大局去死嗎?」知道不應把棋局當真,但他卻不能不當真。淚藏在眼眶,他直視著那無任何波瀾的眼眸。「若是今日你要捨棄的是你重要的人、你愛的人,你還能告訴我小不忍則亂大謀嗎?」

  眼裡閃過動搖,青峰沉默了。

  黃瀨輕聲地說,「你所謂的能捨,只是不夠重要罷了。」

  沒有平時的再來一次,沒有不服氣的噘起嘴,沒有吃掉棋後的歡欣喜悅。黃瀨留給他一個背影,和棋盤上的終局。

  再一次遠離他的世界。

 

  你所謂的能捨,只是不夠重要罷了。

  早就明白的事情,為什麼要再度被點醒才能醒悟?明知道飛蛾撲火會亡,卻硬是要灼傷了翅膀?

  黃瀨涼太,你永遠不會是青峰大輝重要的那人,永遠不會。

  所以,絕對不能愛上。

  身處深院,愛上不屬於你的男人,只會成為他的棄子罷了。

  哭到嗆咳不已,嚇得降旗以為黃瀨下棋惹怒了青峰被休掉。不管怎麼問,黃瀨只是將自己裹在棉被裡,背對著他。

  害怕開始動搖的心,害怕青峰提到若雪時露出幸福的表情時,內心不由自主嫉妒的自己。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期待接下來會怎麼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