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你!青峰君請和我交往吧──!」嬌小可人的女孩閉著眼用盡一生勇氣大聲說道,遞給青峰象徵戀人愛語的黑巧克力。

  青峰抓抓頭,即使這不是第一次遭遇,但依舊令他困擾不已。

  一旁的草叢晃蕩的擾人心神。

  「嘛、那個什麼……」青峰支支吾吾,再次扒了扒額前的短髮。「目前我的心思都在籃球上……交往什麼的。」該死,他最怕眼淚了。看著對方眼眶漸漸含著水淚,青峰很想逃跑,可惜不行。「很抱歉。」

  好險對方哇了一聲跑走,不然他真的不曉得怎麼安慰。

  鬆了口氣,聽見草叢後忍俊不住的嗤笑聲,青峰沒好氣地將懷中的籃球砸過去,不意外被草叢接住了。「行蹤暴露了,模特兒君。」

  被發現也不以為意,笑嘻嘻的站起身撥掉身上的樹葉。黃瀨眼裡亮晶晶的,上勾的嘴角毫不隱藏好心情。「小青峰你慌得好像搞大人家肚子欸,超白癡的哈哈哈哈!」

  「閉嘴啦,誰像你一樣對這種事情那麼上手。」

  青峰大輝,帝光籃球隊的得分手,籃下無人能擋的帝王,唯一沒轍的就是隊友,這個自帶光源的傢伙。全帝光學生都知道囂張的籃球暴君有個致命的缺點,就是國二轉學過來的模特兒黃瀨涼太。不知兩人有什麼過往孽緣,百般討好得到卻是對方一臉笑得燦爛卻毫不領情。看著囂張者吃鱉總有一種病態的爽感,但久了卻同情拿熱臉去貼冷屁股的青峰。

  聽著黃瀨嘲笑說得開心。青峰皺起眉,握住對方的手腕,將那個越來越囂張的傢伙壓制至牆上。「……說夠了沒啊。」

  兩人的壁咚沒有情意纏綿,充斥的火藥味。尤其當黃瀨露出挑釁的笑容。「還‧沒。生氣了嗎?你可以像以前叫班上男生不要理我啊,嗯?」

  蜜色的眼中充滿倔強,硬是將嶙峋的傷痕藏在深處。中學生的黃瀨涼太是全校女生的男神,男生的競爭者卻又羨慕不已,籃球隊的重要球員,自信風發不再像小時候那般軟弱無助。過去像是已經過去,但青峰知道不是這樣的。

  現在的黃瀨對眾人和藹禮貌,卻像是以笑容和所有人劃開分界,沒有人能真走進他的心裡。獨自一人時,常會露出茫然的神情。  

  當年被自己傷害極深的小男孩依稀可見於黃瀨背後。

  僵持的兩人,青峰看著對方努力繃著臉,他終究還是敗陣下來。示弱吻上那雙抿著的唇,被對方反擊的啃咬,鐵鏽味瀰漫兩人氣息間。青峰嘆口氣。「笨蛋,吃醋就吃醋,明說會死嗎?」

  「……才沒有。」

  「明明就有,你的耳朵紅了。」

  「……」

  一瞬間,黃瀨的眼裡閃過徬徨,就像是迷失的小孩。

  青峰說不清楚心裡為什麼會這樣又疼又酸。

  他本來以為黃瀨會永遠活在他的後悔中,這後悔再也無法彌補。想不到在升上國二時,黃瀨成為他班上的轉學生。乾淨俐落的筆跡在黑板上劃下黃瀨涼太四個字,當年精雕細琢的粉嫩小孩長成俊美高挑的少年,笑容沒了當年的羞怯多了自信。

  『請多多指教。』

  時光彷彿回到那時候。

  當下課鐘一響,黃瀨被層層女生包圍讓青峰更是情緒激動。只是現在,少年沒對他投來求助的眼神,而是笑得溫和應對著女孩子們。只有在細微會皺起柳葉般的眉。

  當初後悔的,是不是終於可以彌補?  

  強硬將對方拉離人群,卻沒想到他錯愕驚訝過後給了他一計意料不到的強硬肘擊,青峰痛的彎腰捂著肚子,雖然黃瀨解釋這是反射行為,但毫不隱藏上揚的嘴角,眼裡洋洋得意。

  開啟了一段有點扭曲的友情。

  青峰單方面的示好一開始黃瀨並不領情,直到見到他在高速運球卻連過三人,急停、轉身、過人,最後以強力的扣籃為休止符。小時候單方面將對方當成偶像憧憬著,結果得到這樣慘烈結果;現在對方對他好,不管怎樣冷著臉他都泰然若之,反倒像是自己在耍脾氣。不管哪時都讓黃瀨有種落後青峰的感覺。

  說是不服輸,更像是證明自己,黃瀨第二天加入了籃球部。立志要打倒王牌取代而之。結果莫名其妙就成了像是敵人又像是情人的歪曲關係。

  享受著青峰的溫柔,享受著青峰的碰觸,卻又硬撐著狷介的自尊,不給對方任何保證。

  只有在第一次接吻黃瀨佔了上風,之後青峰以可怕的野生直覺後來居上,吻個人像是要吃乾抹淨。

  越想越不甘心,想給青峰一拳解解氣被對方看穿先行壓制。

  被圈在懷裡無法動彈黃瀨只能咬牙切齒的嚷嚷:「我討厭你!」

  當初那個柔順的小天使去哪了,青峰大歎氣。黃瀨你是被什麼東西附身嗎?

  青峰大輝的補償之路遙遙無期。


                  (完)

 

***

之後會有番外!高中時候的他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