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世界設定,喪屍末日、網遊各種類型都想寫所以用一種的方式讓它們獵奇的結合在一起了。

*私設甚多,希望大家會喜歡~

 

楔子 初始

 

  『……病發人數累積已高達上百萬人,傳染途徑依舊不明,請民眾減少在公共場所逗留盡可能待在家中……』窩在沙發上的少年動了動,遙控器一按想擺脫這沈重的新聞。

 

  『將意識與肉體抽離,減緩病毒的侵蝕程度……

 

  『官方治療死亡人數已達幾百萬人,民間開始出現撻伐的聲浪是否有更安全的治療方式?……

 

  不管再怎麼切換,依舊是關於疫情。這是自從疫情爆發後,政府啟動一級紅色警報所帶來的光景。

 

  不安、躁動……還有絕望。

 

  西元2060年,喪屍疫情讓地球的文明停滯不前幾乎毀滅,各國為了這疫情各派出國內頂尖的醫學團隊,攜手對抗疫情。經過幾年的努力,依舊沒辦法找出病源,連傳染途徑都搞不清楚,本以為已經抓到病毒的模式卻又出現另一種病發症狀,將先前的結論都推翻掉。

 

  久而無果的情況讓醫療團隊只能改變策略,將早就問世的全息遊戲與醫療結合,原本是用來治療精神心理創傷的患者,現在改為「抑制」病毒發病。沒錯,只是抑制並非根治,讓感染者的意識精神投入遊戲中,身體變為類似休眠的狀態來延緩病毒發作。

 

  與娛樂和治療精神疾病不同,感染者要完全休眠,而休眠時間的長短都是個未知數,這使得遊戲機艙在身體的管護更加小心細緻,所有遊戲機艙只有政府把關出品,定期的維修也是政府派人到府。這些使得這名為Utopia』的治療遊戲機艙價值極為不斐,即使如此,依舊許多民眾一傾之力就為了讓家人能夠等待那微乎其微的希望,等待找出病源,能夠完全痊癒的那天。

 

  Utopia成為病人和家屬的唯一希望,但這個希望卻不是全然無風險的,脫離身體的意識在遊戲中生活,不同以前的虛擬全息遊戲,死亡會痛但依舊可以從重生點重生。而在Utopia,為了延緩病毒蔓延進入遊戲中是全部的精神意識,若是在遊戲中意外死亡,那也沒有精神意識可以回到身體內,也就是所謂的腦死;亦或是精神比起身體更早腐敗,若在Utopia中喪屍化,那連帶的身體也沒救了。

 

  而目前在Utopia中的死亡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五,如此之高的死亡率,基本上被檢查出感染病毒就是另類的「死亡宣告」了,只是每個人都在賭那百分之五,賭那幾乎不可能的機會。

 

  少年緊抿著唇,手按著遙控越來越快,但不管他怎麼切換頻道都是關於疫情、關於Utopia的新聞或節目,最後終於受不了般將遙控器摔向牆壁,伴隨著破裂的聲響遙控的碎片四散各處。

 

  雙手緊握著壓抑喘著氣,他瞪著電視最後停留的畫面──Utopia的廣告。

 

  不是主打優美的遊戲風景,不是主打百分百感官的刺激,不是主打百變的遊戲人物角色……只以一個黑色空間為底,特寫少年精緻的臉龐,左邊的臉蛋如雪般無瑕如貓的眼眸有著悲哀,右半邊的臉龐從眼角開始腐朽,慢慢布滿右臉猙獰無比,與左邊相比根本就是天使與魔鬼。最後,晶瑩的淚水從左眸滑落。

 

  『拯救人類最後的希望──Utopia。』少年低啞的嗓音輕輕說道。

 

  廣告中的少年,他認得。

 

  這是他公司比他早一梯的前輩,這個廣告……是他最後一支廣告。最後關於這少年的消息,是從他人口中聽來,他感染了病毒接受Utopia治療,至今是生是死都是個問號。

 

  『小涼……你會好起來的,一定會的。』臉上淚痕未乾的媽媽顫抖的抱著他,強迫著自己露出笑容。明明在政府人員拿出那張生死契時幾乎是崩潰的哀鳴。『你一定會活到有疫苗的時候,媽媽相信你。』 

 

  媽媽被一旁的人員拖拉著,硬生生將兩人分離,碰了聲將女人的哭聲隔絕在門後。黃瀨涼太被留下,留在這個只有電視和遊戲機艙的房間裡。這棟大樓是政府提供給進入Utopia的感染者能夠有安全的場所,不會因突然斷電或外力介入破壞到身體。當然使用者付費,這一個個房間價格可不比遊戲機艙便宜到哪。

 

  『你若是準備好,請按牆上的那個紅色按鈕。』

 

  黃瀨覺得這一切都如此的荒謬,雖然學校的定時體檢驗出他感染,但他自己的身體怎麼會不清楚呢?明明就是一樣好好的上學、好好的參加社團活動,怎麼會、怎麼會就感染了?怎麼會就被關在這個像監獄的房間?怎麼會被逼著進入他一點興趣也沒有的遊戲中?

 

  他一直認為自己會一方面是海常籃球隊的王牌,一方面是小有知名度的模特兒,順風順水的長大,不是成為球員,就是成為專職藝人,這應該是他的人生,而不是與那啥勞子的病毒牽扯在一塊。

 

  這一切,都他媽的太荒謬了。

 

  黃瀨抹了抹臉,憤怒之後他知道自己只能做一件事──按下那刺眼的按鈕。

 

  一切很快都準備就緒,機艙開始運作,供氧系統、生理系統都準備就緒,人員做測錄。「一切供應正常,準備就緒。」另一人示意著黃瀨躺下,幫他連接上腦波貼片。

 

  「為什麼會是我?」

 

  這個問題自從他被告知感染後在午夜夢迴一直問自己,卻一直都想不到答案。回答他的只是那個坐在電腦前的男人按下開始的按鈕。

 

  腦袋的陣陣加強的刺麻感讓他眼前的景色都恍惚起來,想擺脫那暈眩感搖頭卻只是更加眼前一片發黑,男人動著嘴說什麼他聽不清楚,但那嘴邊的揚角絕對不是什麼善意的笑容。

 

  「好好享受遊戲吧,黃瀨涼太君。」

 

  黃瀨終於知道這一切的違和感在哪,這些政府的醫療人員,完全沒有醫療人員該有的「人」的情緒,而是一種睥睨的、居高臨下的態度──像是掌握著一切的上位者。

 

  來不及多想,黃瀨的意識終於墜入黑暗。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