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之物語★

★最近胯下的小野獸不時出動(?)看到請不要驚慌害怕牠很溫馴只會胚囉(粗體個屁#)

★喜歡某些注音體但太多又看不懂(喂)最愛wwww和ry了(←)

  *CP:伊耶X自創女角

  *取向:平行世界

  *劇情走向:正劇

 

  「伊、伊耶大人……」她窮盡這一生所有的勇氣,叫住了西方城所向披靡,誰也不敢惹,甚至少帝都要敬畏三分的──鬼牌劍衛。

  這一叫,不要說行人,連跟在鬼牌劍衛後頭的士兵都要哭了。小姐……人生這麼的美好正值青春的貌美時期,何必惹上絕對惹不起的兇狠角色?他們是要逃都逃不掉啊!你這可以活的好好的人在跟他們瞎窮什麼勁啊!

  伊耶停下了腳步,對有人敢當眾喊住他的事感到驚訝。「……有事?」低沉的嗓音透露出深深的不耐。

  感覺到那分不耐,在場觀看的人都抖了。

  「我我我我我我──」明明就已經下定決心要說出口的話,此時卻像膠水般黏著她的喉嚨黏個死緊。  

  浪費他的時間就是該死,不過顯然這女人不知道這件事。伊耶眼中的不耐煩更盛,他停下腳步可不是為了聽她在結巴的。忍住想劈死對方省得麻煩的衝動,伊耶回過身,睥睨的望向她……

  一位非常嬌小,大約只有一五初的女孩。

  相貌在第一時間就被伊耶給忽視掉了,真正引起伊耶注意的是她週遭的氛圍。

  實力強弱相對於表現出來就會有所不同,實力高強的人再怎麼掩飾那較為強勢的氣勢,多多少少都會還是會流瀉出來,至於實力弱的再怎麼將自己佯裝氣勢磅礡,還是無法掩蓋實力不足。這是伊耶觀察強者長久以來的心得,但說真的,他還沒感受過……那麼奇特的氣勢。

  沒有刻意壓抑,也沒有刻意壯大,說強也不強,說弱也不弱……但給人的感覺,就是很舒服。為什麼舒服,他自己也說不上。那若有似無的氣質像是當空的皓月,溫暖明亮卻又不刺骨。如春雨、似朝露、像秋風,給人非常如沐春風的感受。

  第一個,伊耶無法辨別強弱的人。

  有些迷惑的皺起了眉,接著伊耶自己也搞不清楚的……他注意到了那女孩的唇。

  因為緊張褪成淡白色,不能說豐潤,頂多只能說溫潤的唇瓣,但卻有種如剛綻放之花瓣般的嬌嫩。唇瓣因結巴而微微顫抖著,有種惑人採擷的嬌媚感。

  她當然感覺的到伊耶在她身上審視的目光,這樣審視之下她會更緊張啊──不、不行!一定得速戰速決!在西方城耽擱的時間太久了,不能再這樣拖磨下去了!

  「伊耶大人──!我我我我我我我──」為了故事她拼了啊!「──我喜歡你──」

  不等話說完,伊耶收回探究的目光,一臉怪異的打斷。「……你有病嗎?」

  「我很認真的伊耶大人!」

  「練習時間延遲太久了。」不再理會,伊耶冷冷的看向分明就在幸災樂禍的士兵。「跑西方城五圈似乎太少了啊?」他冷冷的一笑。「那十圈好了。」

  要知道西方城是個國啊是個國啊!一圈即使沒有千里也有百了!十圈是要他們的命嗎!?偷笑的士兵聽到全都笑不太出來了。

  所謂遷怒很不好,非常不好,大家也知道伊耶是在遷怒,但眾人就是沒膽子說出來。

  她傻眼的看著忽視告白的伊耶,有些搞不清楚這到底是被轉移話題了還是……?

  比發好人卡還要糟糕的拒絕──就這樣冷然的忽視了。

  不是說女求男隔成紗?為什麼她感覺是隔了千千萬萬道牆啊!好不容易滋生的勇氣消失的無影無蹤,她抿了抿唇忍不住低下頭不想看到圍觀者的同情憐憫目光,臉上麻熱熱的自覺丟臉。她到底在做什麼啊……要拜託也是應該私下吧……
  
  就要這樣打退堂鼓嗎?心中一個小小的聲音問自己。你對伊耶的喜歡就淺止於被忽視然後就放棄?

  才、才不是呢!她緊握著手,硬逼自己張口。「……伊、伊耶大人,為什麼?你、你還沒給我回答……」

  原本周圍同情憐憫,甚至有些幸災樂禍的目光……全都轉變了,那一整個敬佩無比。這樣吃了一個大鱉還能逼自己得到答案,如此不怕死如此了不起的女孩真是可敬可佩!

  正要離去的伊耶聽到那細小如蚊的問句頓了頓,俊秀的面容扯出了一個冷冽的笑容,迅雷不及的抽出劍……接著指在女孩額前三公分處停了下來。

  完全反應不過來,女孩只覺得寒光一閃,然後她對上了伊耶帶了些不耐和怒意的紫眸。

  四周瞬間安靜肅殺了。

  碰碰、碰碰。

  望著會忍不住沉倫進那雙美麗的瞳。明明嗜殺好戰,卻還是保持著清澈,紫的純粹紫的晶亮的瞳。

  啊啊……這樣的眼瞳,一定背後有著很多動人的故事吧。

  「你要回答是吧?」劍向前探了探,再差一點,就差一點,那潔白的額就會染上嫣紅。他瞇起眼微帶惡意的說:「再讓我看到你,你就準備從水池重生看看能不能等到什麼答案。」管她是否為原生居民,沒有當眾擊殺她,已經拿出他最大的自制力。

  周圍的人全都倒抽了口氣。

  看女孩怔怔的看著自己,伊耶不等她答話收回劍,帶著士兵就此離開了。

  就這樣離開是因為伊耶以為她嚇傻,但如果知道她心裡是在想伊耶近看也那麼可愛……這就不確定會不會當場暴走讓她從水池重生了。但至於屬於原生居民的她會不會從水池裡面重生,還是個值得探討的問題。


  看著鬼牌劍衛走遠,女孩頹然坐在地上,一旁觀看的大嬸嘆氣走到她身旁。「伊耶大人好是好,長得也算俊,就只是身高……而且兇了些啊。」大嬸非常貼心的將身高之後消音。「和他在一起會很辛苦的。」

  女孩有些喪氣的搔搔頭,露出一個苦哈哈的笑容。「這樣被拒絕了好尷尬啊。」

  真是個勇敢的孩子,被這樣對待還能笑沒有哭。大嬸的眼光有些憐憫。雖不能說極美……但這樣嬌小的身材配上那清秀的臉蛋,好歹也算佳人一個,怎麼伊耶大人就這樣拒絕了?也不想想人家少女心會碎啊真是……她有些唏噓。「女追男就是這樣啊孩子,被拒絕了真的是……即使真的成功了,還是有人說閒話的。想當初啊……」大嬸的眼中出現緬懷的神色。

  一旁的孩子翻翻白眼,他知道自己的媽又要長篇大論,聽了十五年她不膩他都膩了,所以他出聲拯救。「媽!」

  被提醒的大嬸有些不好意思的摳摳臉。「哎呀老毛病又犯了!忍不住就囉唆了一堆。」

  你也知道是一堆?孩子有些無力的再翻個白眼。煩他就算了放過這位姐姐吧!  

  但女孩的反應卻出乎母子倆的意外。她噗哧的笑出來,嘴角揚著非常燦爛的笑。本來平凡無奇的黑眸因為笑容整個晶亮了起來,她起身拉著大嬸的手。

  「有故事嗎?我最喜歡聽故事了!姐姐你願意說嗎?」

  這聲姐姐,叫得她通體舒暢,怎麼可能會說不?看到女孩對自己要說的感興趣,大嬸整個精神都來了。「三八啦什麼姐姐,這是我年輕時候的事!想當年我被叫作西方城的一枝花啊,那情史啊……」

  至於大嬸的兒子……呆滯的看著專注無比的女孩,他在她笑開的那瞬間,有種心臟被什麼東西狠狠撞擊的感覺。

  他的初戀就這樣子萌發了。萌發歸萌發……但由於他不是主角所以就給他忽略掉吧。(?)


  說完自己當年,大嬸對女孩的觀感真是好到那一整個叫無以附加。不是隨便敷衍了事,她是認真的在聽,遇到不清楚的還會發問,緊張時刻還會屏氣,非常良好的聽眾。

  「行歌~有空要再來坐坐啊!」大嬸笑瞇瞇的喊道。「下次我先做好梅花糕等著你!」

  「謝謝!我會再來的。」行歌笑著揮揮手,調整好揹在後頭的笛。「姐姐你有一個很美麗的故事呢。」

  叫出不符合年齡的稱呼完全不拗口,親親熱熱的,但又不會讓人有拍馬屁做作之疑。熱情的能讓人溫暖,但又保持著不讓人厭惡的適當距離。

  行歌行歌行如歌,不會為了任何人停下腳步,她的存在,就為了旅行。

  半墨色的天開始出現微微閃爍的星辰,如橘紗般的夕染紅了多數白色的建築和一片大地。柔和的暮色漸漸的掩起那漸行漸遠,灑脫無比的嬌小身影。

  向來將自己的心管的很好的她,以為自己會永遠這樣旅行不會為任何人駐足,但她似乎忘了老爸臨終前告誡她的一句話:「之前太過灑脫小心之後會很悲劇切記切記!」這件事告訴我們爸爸的話還是要聽的。

  伊耶?說她不是喜歡伊耶?

  呃是喜歡伊耶沒錯啦……不過正確來說應該是「伊耶的故事」才是。但也不能怪她說的不清不楚,畢竟故事兩字還沒說出話就被伊耶截斷接著被威嚇……只能說,第一次見面就充滿了誤解和誤會。

  先不提開頭那貌似會前途多舛無限坎坷的戀情。至於為什麼一位女孩會那麼沒有羞恥心的說那麼令人誤會的話,只能說她小時候喪母,伴著她的就是那一樣對故事有莫名熱情的爸爸。對於男人,你能奢望他交給女兒什麼東西?這麼灑脫,就是豪氣的爸爸遺留給她的基因。

  而有人說……灑脫,其實就是另類的少根筋。

 

 

 

***

是的XDD

女角對伊耶的感覺就像是知道一部好看的故事但又不給看那種心情吧ww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MMMMM
  • 小冰!!!!!!
    我又從第一集開始看了好好看QAQ!!!!!!!
    怎麼辦心情超好超好超好超好超好...(無限循環)!!!
    嗚哦哦哦新年美好的開始阿阿阿阿阿!!!
  • 我還在想MMMMM是誰勒XDDDD
    謝謝支持啦0///0
    之後就靠你了(冒花(不是吧)
    新年快樂YOOOOOOO~

    冰茯 於 2013/02/11 01:28 回覆

  • 作者大人小的超愛這篇的!!
  • 很少看到寫伊耶大大的配對文,很期待此篇呢~o(^_^)o
    大大加油喔!!!要努力更文呦~\(^o^)/⦅你滾!!!分明來亂!!!

  • 因為伊耶是那爾西的XDD(等等#)
    我會努力的!:)
    謝謝支持YOOOOO

    冰茯 於 2013/03/04 17:52 回覆

  • 既雨
  • 哦哦哦!!!大嬸貼心的消音wwww
    行歌真可愛xDD伊耶兇超可愛的哈哈(走開)
    好看好看!><
  • 行歌我的嫁!!!!
    兇兇的伊耶葛葛最萌了(斗M嗎你
    你喜歡真是太好了~

    冰茯 於 2013/12/18 13: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