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之物語★

★最近胯下的小野獸不時出動(?)看到請不要驚慌害怕牠很溫馴只會胚囉(粗體個屁#)

★喜歡某些注音體但太多又看不懂(喂)最愛wwww和ry了(←)

  最後以上廁所這種爛藉口來結束第一任男友接近無理取鬧的糾纏,狼狽逃走的瑩櫻真的覺得自己又更靠近更年期了。這還不是最悲劇的,真正悲劇的是他還在廁所門口等她啊──!總之今天他不纏到她點頭答應復合就是不罷休就是了!?

  想到邵的執著瑩櫻機伶伶的打個冷顫。

  這真的是孽緣……孽緣啊……奮力的拉開有些卡死的小窗戶,感受到從窗外拂進廁所裡的微風,瑩櫻小心翼翼的脫下腳上的白色馬靴改拿在手中,纖足顫顫的踏上了馬桶蓋,接著奮力的一蹬跨上的窗子。

  非常不淑女的,她呈現大字趴的形體趴在廁所外頭。但慶幸的,她逃出來了,不用去面對那個不知道跟瓊瑤姨簽了多少戲份的男人周旋。

  瑩櫻知道自己還不算安全,等等邵一定會闖入女廁看她到底怎麼了怎麼那麼久,到時候就會被發現自己逃了!如果再待在外頭一定會被抓到的!不行!這種悲劇怎麼可以上演!她一定要離他遠遠的!

  深呼吸激勵自己,瑩櫻快速的穿上馬靴,頭也不回的離開這是非之地。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秉持著這種精神,瑩櫻回到她杯具之始──十字路口前。

  邵一定想不到她又回到本來的地方了吧?到此時,瑩櫻才稍微鬆了口氣。

  全身緊繃又突然放鬆,她意識下的感到疲累。「呼……終於擺脫糾纏了……」現在是幾點?看了看東方已經呈現半黑的天空,她喃喃的看了看錶。

  六點多了……冬天的天空總是暗的比較快啊……話說我們家的獵人早就開始做了,記得今天這集是俠客桑被阿窩強(嗶──)啊……不對是強吻……這麼經典的畫面我居然因為逃跑而錯過了啊~~~

  糾結的看著天空,瑩櫻真的覺得自己應該去抽個籤,如此芭樂衰小的事情通通發生在同一天也是不簡單了……

  「轟──碰──」墨色的天空突然被一道詭異的紅光劃破,而那像是隕石的東西就這樣砸落在迎櫻前方幾步遠的十字路口上。

  整個地表似乎都在震動,風壓掃的完全嚇傻的瑩櫻不得不護住頭部,因為狂風而飛揚的黑髮打的她面容生疼,四周的尖叫聲全被巨大的撞擊生掩蓋過去。

  ……這是啥?2012拍片現場?

  瞇起了眼,瑩櫻勉強看到煙霧瀰漫中有個人影倒了下去。

  到底是怎樣!?拿人來當人肉炸彈嗎!?還是這其實是恐怖攻擊!?原本的目標是10呃……

  突然想起自己的詛咒,瑩櫻趕緊踩煞車不讓自己再想下去。

  人啊,其實是種很奇妙的動物。明明知道哪有危險,卻又抱持著看戲的心情在現場流連,寧願被流彈掃到也不願錯過好戲。

  等煙霧散去了些,沒有離去意願的行人好奇的靠近,討論突如其來的隕石(?)。

  「世界末日嗎?」

  「哇靠!馬路凹下去一個大坑呢……」

  本來離坑最近的瑩櫻完全是非自願的被好奇的行人擠到最前頭,看著眼前的景象,她完全傻眼,喃喃的冒出與外表完全不搭的粗話。「……這真是他媽的詭異了……」

  一個男人衣服上沾滿了血跡,就這樣奄奄一息的趴在坑的正中央。

  先不提這看起來有些纖細的男子是如何撞出這麼大一個坑好了,重點是有個人變成了飛彈從空中降落這件事本來就很奇怪了啊!

  瑩櫻很糾結,她知道如果不理他最後也會有好心人報警把他交給警察杯杯,但她看著那想站起來卻似乎無法動彈而顫抖的身體,又有些不忍。

  把這已經死了半條命的傢伙交給警察杯杯,他會被先被數不清的審問和公式化程序煩死吧?在自己還沒意識到以前,瑩櫻已經走到坑中,不自覺的將男子扶了起來。

  ……

  ……雖然他的衣服破的差不多了,但樣式勉強是看的出來的,但誰可以告訴我那緊身暗色斗篷是怎麼回事!?雖然他的頭髮凝著血塊,但顏色勉強看的出來,但誰可以告訴我那藏清色的髮色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無緣無故飛出一位那麼像飛坦的人啊──!?

  赫然,雙手被狠狠的拍開,大力到內心呈現無限糾結幾乎要打結的瑩櫻不由自主的倒退幾步。

  失去攙扶的男子就這樣的再次倒回坑裡。

  「你,離我遠一點,滾!」聲音破碎的沙啞,睜開的鳳眼閃爍著殺氣,金眸裡是絕對的防備。

  歐不……幾乎是腦筋空白的看著那鳳眼、那金眸,瑩櫻徹底的覺得台灣的天空是黑色的未來是黯淡的……

  雖然聽不懂他在講什麼但聽那口氣就知道是威脅啊──該死的他怎麼會突然跑到台灣來啊──!?團大終於看不慣飛殿比他美麗所以一拳把飛殿轟來台灣了嗎!?天啊台灣小島兩千三百萬人不夠飛殿殺啊──

  反應過來後驚恐的看著那妖豔的令人顫慄的金眸,瑩櫻突然覺得自己緊張就會發作的胃痛發作了。

  傳說中的反穿……傳說中的反穿為什麼穿來的不是可以溝通的俠客桑或是很好騙的阿窩啊──飛殿這尊精明又嗜血的大神不是台灣可以請的起的啊啊啊啊──

  飛坦動了動手指,本來想躍起卻發現除了手指一切都動彈不得,他突然有些後悔自己推開那陌生女子的手。瞇起了眼,飛坦發覺那女子一臉漠然的看著自己,不知為什麼,他感覺的出來女子內心並不像外表那麼平靜。

  她,認得他?

  天啊天啊……老師說遇到糾糾纏的前男友就是要轉移他的注意力然後跳窗逃走,但現在誰可以回答她如果超級無敵凶惡連殺人魔都比不過的通緝犯降臨她家附近的十字路口要怎麼辦?老師……你為什麼沒教她這個啊!

  ……不對!想這什麼奇怪的東西啊──極力的晃晃頭,瑩櫻告訴自己一定要冷靜下來,思考接下來到底是要當作沒看到走人還是要伸出援手。

  第一,她必須在還沒有人認出這顆隕石其實是飛殿之前決定。雖然FJ拖稿拖的么壽,但難保觀看的路人之中沒有像她一樣死忠的獵人迷,現在的飛殿被纏上一定會大開殺戒的!

  第二,如果把他交給警察杯杯的話,飛殿一定也會大開殺戒血洗整個台灣的!

  第三,剛剛自己發瘋的去扶他了,如果他記得自己的面貌想殺人滅口的話還是會血洗我家的!

  ……所以不管怎麼樣一定要把他攬在自己身上就是了?瑩櫻悲傷無比的下了一個定論。

  等這個事件結束後她一定要出家去……默默的告訴自己,瑩櫻勉強斂下紛亂的思緒,緩步走到離飛坦三步距離的地方。

  她聽不懂虐神在講什麼,那虐神聽的懂她在講什麼嗎?「呃那個……你好。」很蠢,蠢死了。話才剛說完,瑩櫻默默的送給自己一個不及格。

  看著陌生女子漸漸靠近,暗自警戒的飛坦思考若是她有任何攻擊的行動就馬上放出rising sun,來個同歸於盡。但沒想到的是,女子在離開他三四步的距離就止住了,小心翼翼的冒出一串奇怪的話。「@%~*&。」

  她在幹嗎?瞇著眼,飛坦確定她說的沒有一個字自己聽的懂得。

  瑩櫻看著那銳利的像是用刀刻出來的鳳眼閃過困惑,不由得在心裡默默的淚奔了。

  飛殿聽不懂啊──她是要怎麼跟他溝通──人類的通用語雖然是肢體但是我的手語學的很爛啊!再說飛殿也不像那種會看手語的人啊……

  內心含著淚水,瑩櫻認命的開始使用人類最原始的溝通語言──比手畫腳!

  指了指自己,「我。」確定飛坦有看到自己的動作後,接著兩隻手抅在一起,左右搖了搖。「幫助。」指了指飛坦,「你。」

  有人懂我要表達什麼嗎?懂才有鬼!連我自己都不太懂了!

  看著女子放慢動作的像是要表達什麼,搞清楚以後,飛坦蹙起了眉,強烈的低氣壓就這樣以飛坦為中心擴散開來。  

  她!這個女人!居要要叫自己和她手牽手!?這女人腦袋壞掉了嗎?

  瑩櫻何嘗感覺不出來氣壓降低,看到飛坦似乎在溝通之後更加不爽,她無語了,連要流淚都流不太出來。飛殿……到底把她的手語解讀成什麼話了?  

  絕對不要相信專家說的什麼肢體是人類的共通語言的屁話,瑩櫻深深的在飛坦幾乎是冷冽的眼神中體會到這點。

  好了,現在該怎麼辦?飛殿為什麼一臉像是被她強(嗶──)了的怨恨樣?頭痛的扶著額,瑩櫻深深的覺得自己真的是杯具了。

  「欸……那個男的……似乎是獵人裡面的……」站在坑旁的一個小女孩,不確定的看著不能動的飛坦。

  糟糕!獵人迷出現了!怎麼辦啊──忍住不要做出抓頭髮這種沒氣質的動作,瑩櫻慌張的看著四周飄蕩著「別靠近老子」的飛坦。「欸、欸啊啊……SH、SHAL……」憑著自己的印象,瑩櫻脫口而出一個連她都搞不太清楚的名字。

  飛坦愣了愣,在這個奇怪的地方突然聽到熟悉的名字,整個人激動了起來。「俠客!?在哪!?」憑著一股意志力,咬牙撐起身子轉身看向後方。

  看著飛坦的動作,瑩櫻驚恐的無以附加。天天天天天啊──飛飛飛飛飛殿要殺人了怎麼辦啊──我我我我我──

  身體和大腦完全是沒有連在一起,大腦還沒反應過來,身體就自個動起來,舉起手裡的手提包狠狠的往飛坦後腦砸下去。

  勉強自己站起來的飛坦感受到後方的殺氣(?),身體卻無法控制的轉身迎敵,飛坦呿了聲運起了堅。但念能力才一發動,他就發覺不對了。

  該死的!自己的念為什麼變薄弱了!?後腦感到一陣劇痛,飛坦發誓自己醒來的第一件事一定是宰了那女人。

  意識非自願的脫離,飛坦倒了下去。

  ……

  ……啊啊啊啊啊啊──我殺了飛殿啊啊啊啊啊──不敢置信的瞪著手裡的手提包,然後瞪著倒下去不知是死是活的飛坦,外表看起來一直很定淡的瑩櫻終於忍不住的抱著自己的頭,蹲了下來,無力的抓著自己的頭髮。

  媽媽啊女兒二十歲的彩色人生就這樣提早結束了天啊我殺人了我殺了一隻蜘蛛啊我的人生毀了我要回家啦──

  就以飛坦被打暈為開頭的餐具,加上瑩櫻心中吶喊的杯具……兩人的命運,就因為某女隨便喊了俠客之名而開始交錯在一起。


  「哈嚏──」無緣無故的俠客打了個噴嚏。

  「怎麼?飛坦為什麼會消失的原因找到了嗎?」倚在牆的瑪奇冷冷的問道。

  俠客揉了揉鼻子,悶悶的搖搖頭。「……沒有,連獵人網站都查過了還是沒有。」

  「真是沒用。」瑪奇瞥了俠客一眼,不再理會一臉哀怨的俠客。

  ……太可惡了……他是男人啊瑪奇你居然就這樣說我沒用!似乎電腦與他有仇般,俠客碧眸冒著火焰的開始將一切的資料重新找出來過濾一遍。他的身體機能很正常啊該翹的還是會翹哪裡沒用了啊──!

  切記,男生這種生物,對於沒用這兩個字……可是很敏感的,即使是蜘蛛也是男人啊。

 

 

 

***

大家新年快樂(?)

行歌五我越看越怪所以會再修改這個就先墊胃吧揪咪★(揪你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


留言列表 (1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訪客
  • (千辛萬苦找來這裡)
    不知道作者看的到嗎

    請問何時會更新啊??
  • 看的到XDDD
    不好意思因為課業的關係所以沒什麼時間打文(本人快高三了)
    請多多包容><

    冰茯 於 2012/05/28 18:57 回覆

  • 悄悄話
  • TP8
  • WOW!!作者寫的文,讓我看得有些臉紅,而且筆文法都讓我好喜歡啊!!
    被描述出來的女角,也實在是太可愛了(有點偏欠打^q^)

    不知道作者第二卷有沒有再繼續寫,很好奇呢!!!
    還是換個部落格打文章了呢?
  • 臉紅是怎麼回事(爆笑)很搧情媽──
    你喜歡女角真是太好了:)欠打的女角是我的嫁(欸)

    第二卷會等到學測完再開工0ˇ0
    到時候請多支持了~

    冰茯 於 2012/12/12 12: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