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之物語★

★最近胯下的小野獸不時出動(?)看到請不要驚慌害怕牠很溫馴只會胚囉(粗體個屁#)

★喜歡某些注音體但太多又看不懂(喂)最愛wwww和ry了(←)

  「什麼──!」伴隨著巨大的拍桌聲,整間居酒屋沉默的下來,注目發出聲響的那桌客人。

  面對眾人探究的目光,少年喃喃的說了聲抱歉,再次坐了下來。

  看著眼前的人,卡卡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自己是最沒資格說什麼的人,是自己害他陷入這樣兩難的處境的。看著那湛藍裡有著深深的疲倦,他整個心都糾疼了。

  他覺得,自己如果不咬緊唇,絕對會很丟臉的哭了出來。「……老師,既然三代要你結婚,那你就去吧。」

  波風湊只是凝望他,沒有答話。

  不能哭,絕對不能哭,哭了會讓老師更為難的……面對這麼溫柔的眼睛,忍住不泛淚的卡卡西已經盡最大的力氣。

  「卡卡你覺得,只要你忍住不哭,我就能放下一切去找別的女人?」就如以往,他都知道自己在想什麼,什麼都瞞不過他。「真的把我想的忒低了。」

  波風湊握著卡卡西的手,藉由寬大的袖,遮掩住太過親密的舉動。他沉聲說道:「和你分居,我不願意;把你調離我的小隊,我不願意;成為火影,我不願意;讓我和未來妻子人選多相處,我不願意。這些你都知道的,我遵從命令夠久也夠多了。」卡卡西被握住的手,幾乎能感受到他的認真與堅決。「唯有這個命令我不能遵守。」

  喉嚨像是哽了硬塊,什麼都說不出來。老師……卡卡西在心裡輕輕喊道。老師……

  「哎呀,卡卡你怎麼變成愛哭包?」看著他淚水在眼眶裡打轉,波風湊心疼的揉揉那銀髮。「忍者不能哭的啊。」

  「還不是都你害的!」賭氣的撇過頭,面罩下的嘴角卻忍不住上揚。太糟糕了,明明自己應該是勸老師遵守命令才是。「老師……謝謝你。」

  聲音雖輕,波風湊很顯然聽到了。他不著痕跡的擦掉卡卡西眼角的淚珠。「這句話,是我該說的。最不想傷害的人是你,但傷害最多的也是你,或許我該說的是對不起……卡卡,謝謝你一直陪著我。」

  卡卡西一直不解他的老師到底練了什麼功夫,才有辦法將這樣令人害羞的話不害臊的說出來。他非常慶幸自己帶著面罩沒人看的出他臉紅。

  輕輕的咳了聲。「……笨蛋。」

  波風湊當然知道自家戀人臉皮薄,很體貼的轉了個話題。

  「卡卡,我婚禮當天,就請你來參加吧。」

  驚愕的看著一臉正經的波風湊,卡卡西不懂他到底想做些什麼。叫他……看著他和另一個女人走向紅毯?老師你到底要做什麼?

  「當天,你什麼都不要做,就看著我就對了,其他的就交給我。」

  卡卡西看著他的眼眸裡沒有任何玩笑的意思,認真到連他都不由自主的點頭答應這個聽似荒謬的要求。

  看他答應,波風湊放鬆了下來,有些開玩笑的挑眉。「不多問?」

  白了恢復不正經的老師一眼。「我相信老師。」

  「……卡卡,你真的好可愛,可惡大庭廣眾不能親!」

  「不要吵我要回家了!」

 

  四代火影要結婚在忍界可是件大事,不要說和木業交好的忍者都來慶賀,甚至素來不睦的也衝著「木葉的黃色閃光」這個名號來做外交。新郎可是強到一人可以主宰戰事成敗,看他站哪邊就知道哪邊是輸是贏。這種強人,能多巴結就多巴結,對自己沒壞處的。幾乎叫的出名號的高手,都出現在這場婚禮中。

  聽見暗部的報告,波風湊只是揮了揮手叫他離開,眼裡閃著思索的光芒。越多人來越好,越多人當見證人越好,越多人越賴不掉。

  卡卡……為了準備婚禮,我已經三天沒見到你了,我很想你,你知道嗎?這幾天,很難熬吧?再等我一下……親吻著冰冷的護額,這是那天卡卡西要離開居酒屋前寄放在他這的。

 

  雖然嘴裡答應他來參加婚禮,也做足了心理準備,但在看到會場整個喜慶洋洋入口貼著兩人的合照,他還是忍不住……很想衝去質問老師到底叫他來看著令他難過的要死的婚禮做什麼!

  笨蛋老師!你到底在搞什麼鬼東西!忿忿的別過頭不再去看那張合照,卡卡西緊握著藏在胸前暗袋的護額。這是那天要離開居酒屋前,兩人交換老師寄放在他這的護額。

  『這是定情物,要保密唷。』

  想到那溫柔的嗓音親暱的在耳邊囑咐,卡卡西忍不住又臉紅了。

  笨蛋老師……什麼定情物,這麼沒情調。

  卡卡西算早到會場,之後人潮陸陸續續湧入,看著快塞爆的會場,他不由得驚嘆老師的面子真廣。

  參加的眾人幾乎都坐定位了,卡卡西挑了個離紅毯最遠的位子。四周幾乎沒有人,畢竟大家是來一睬新郎新娘的丰采,能坐多就近就坐多近,誰會挑這樣偏僻的位子?

  這樣也好,如果等一下忍不住哭出來……也沒人會注目。卡卡西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些,平復緊張起來的情緒。看似已經木已成舟了,老師……你到底要做什麼?

   「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新郎新娘!」

  看著那準備室的拱門打開,全場爆出震耳欲聾的掌聲和尖叫聲。新娘穿著雪白的紡紗,襯著紅髮更顯的火紅,挽著身旁的人,臉上掛滿了幸福的微笑。新娘真的很美,美得令人屏息,但比起旁邊的人,似乎又微不足道了。

  至少在卡卡西眼中,是這樣子。

  看著那讓他魂牽夢縈的身影,他似乎……再也移不開眼。再怎麼心痛,心痛幾乎讓他呼吸不過來,他還是移不開眼。

  金黃色的頭髮如一的燦爛,比較起來似乎連陽光都遜色許多,俊秀的面容掛著任何女人看了都會融化的溫柔笑容,但卻沒有任何笑意傳達到那湛藍的眸裡。

  老師……他模糊了視線。老師……

  似乎感覺到他心中的輕喚,波風湊瞄向卡卡西待的角落。

  對到眼的瞬間,只能說,百感交集。

  心疼溫柔安慰,多少想說卻不能說的情話就藏在這一眼。心痛無助徬徨,多少想依靠卻不能依靠的脆弱就藏在這一眼。

  在眾人眼裡,他們是多麼天造地設幸福的一對,但誰知道……這是用誰的血和涙無盡的忍隱換來的?波風湊忍住想衝過去擁抱那纖弱的人兒,閉起了眼。卡卡……我會結束這一切的,他和漩渦九品不應該發生的一切。

  看著老師一步一步走向紅毯的另一端,走向那宣誓兩人之後關係的宣誓台。他不知自己為什麼要那麼自虐,明明很想尖叫很想大哭很想做些能讓自己的心不再那麼痛的事情,但自己依然冷靜自制到連自己都害怕的看著。

  因為老師,叫他看到最後。

  卡卡西不知道,自己現在的表情有多麼令人動容。忍著哀慟,眼裡只有無盡的繾綣纏綿的看著深愛的那人,什麼都不能說什麼都不能做的忍隱,只能刻在深處的愛戀此時深刻的流露出來。

  三代火影唸完了誓詞,看向漩渦九品問道:「你可願意?」

  漩渦九品甜甜的笑了笑。「我願意。」

  他轉向這個一直保持著合宜的微笑,卻沒有一絲開心的新郎。默默的在心裡嘆口氣。「你可願意?」都到這個地步了湊,不要再和自己過不去。

  波風湊沒有答話,只是看向那一顰一笑,舉手投足都可以牽動他的心的人。什麼四代火影,什麼傳宗接代,全都不比他重要。他感覺的到,卡卡西很痛苦,痛苦到幾乎快忍不住了。但他還是聽話的看著,看到最後,即使看似事情已經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他還是相信自己。

  卡卡……向來從容不迫的四代火影,露出了像是心碎,快哭出來的表情。湛藍的眸子充滿了痛苦,看著卡卡西。

  老師……看到波風湊如此的痛苦,向來堅忍決然的卡卡西,幾乎忍不住眼眶的涙。老師……

  新郎的沉默引起下面的一陣騷動。順著他的目光看向角落的那人,瞬間,像是整個空間凝固了。

  像是一切都不重要了,能看著那人多一秒是一秒,兩人的眼中有著相同的痛苦,卻又說不盡的纏綿愛戀。明明最希望對方不要受傷,卻又放不下之間的緊密牽絆,想愛又不能愛,想走又走不開。

  明明他們都不是主角,但看著兩人充滿愛意繾綣深情卻又不能在一起的絕望眼神,心卻像是被什麼捏緊般疼痛。

  「天啊……」幾位女忍者喃喃的看著,沒發現自己已經紅了眼眶。

  深刻的哀愁感染了整個會場,一點幸福的氣氛都不剩。

  漩渦九品看著只注目著卡卡西的波風湊,她此刻非常清楚,即使跟這男人結婚,他想著的、他愛著的,還是那位不能說的戀人。他的眼裡容不下別人。第三者從來就不是卡卡西,而是自己。

  傻眼的三代完全沒想到波風湊會給他來這招,居然公開的表達了他對婚禮的反抗!而且還是用這種、這種連預防都不能預防的反抗!

  如預計的達到自己要的效果,波風湊淡淡的說道:「如果當火影……真的就是要有自己的妻室,一個我不可能愛的人,那我,願意放棄火影這個位子。」

  「你知不知道現在你在說些什麼!?」

  面對憤怒的三代,他只是淡淡的笑著,像是已經沒有什麼可以讓他掛懷的笑著。「我很清楚。如果我真的放棄卡卡,就等於背棄之前我對他的承諾,這樣我是不義;如果我真的和漩渦九品結婚,但我心裡想的卻是另一個人,這樣我對漩渦是不忠,而不忠不義的人,我覺得他沒什麼資格當火影。」

  反正要你當火影就是不要逼你結婚,逼你結婚也是使你不忠不義沒資格當火影,都你講就好啦!三代從來沒有哪時候,覺得自己離中風邊緣這麼近過。

  忍住想哭的衝動,漩渦九品故作開朗的說:「如果這種時候我還不懂的退讓,那我就是白目。湊君,你的幸福似乎快要不行了呢,快去支撐他一下吧。」

  第一次,波風湊正眼看漩渦九品。他眼裡有著訝異,還有滿滿的感謝。「……謝謝。」

  卡卡西真的就如九品所言,他快撐不下去了。他不知道會場的轉變,只知道自己快要失去老師了。等到回神過來,有種一切都被掏空的無力感。

  以為自己會失態的倒下去,想不到一個溫暖的胸膛撐住了自己。

  「卡卡,辛苦你了。」

  ……幻聽嗎?老師怎麼可能在他身邊?

  「四代火影,看來他需要休息啊。」一個女人善意的笑了笑。「你先帶他離開吧,至於三代……我幫你勸勸。」

  這女人……貌似是水影?

  卡卡西這才發現,全場的注目焦點,已經不在新郎新娘上,而是在新郎和自己身上。眾人的目光裡有著同情、憐憫,甚至有些女忍者還泛著淚光。他自己也幻想過如果他和老師的事情曝光了會怎樣,但絕對沒有那麼善意。

  到底……是怎樣了?

  「波風湊!你給我回來!」

  只見水影迅速的結印,喚出水的屏障阻擋三代的前進。笑笑的對兩人眨眨眼,「小夥子們,該回家了。」

  「卡卡,我們回家吧。」

  失而復得是多麼令人開心的事。卡卡西環住波風湊的頸,將臉埋在他懷裡免的被看出自己現在激動幾乎要失態。「嗯!」

  雖然不知老師做了什麼,但老師真的阻止了婚禮,而且公開兩人的關係似乎沒想像中的糟糕。

  「老師……謝謝你。」

  不客氣,我愛你。輕輕的在那緋紅的臉頰上烙下一個吻,波風湊笑的比陽光還要燦爛。

  兩人的身影消失在會場。

  而暴怒的三代加上一面倒的眾人還有出手維護的水影,之後會場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要問,很可怕。

          (完)

 

 

***

四卡的悲文實在多到讓我很……(ry)

所以寫個快樂結局讓自己爽一爽(被打爛)

請不要在這裡催行歌和獵人(艸)我、我會哭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oshi
  • 小冰你::QAQ:::
    害我好想畫他們兩個噢噢噢噢噢噢(大大你冷靜點)
  • 你哭屁啊MM(爆笑(別這樣#)
    這樣算我的文章成功了嗎XDDDD

    冰茯 於 2012/09/07 22:29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