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棄千年的輪迴,只為了見你一面。

 

 

  這個地方唯一的顏色就是一望無際的黯黑。千年前的景色如此,想必千年後也是。在這樣毫無生氣,保持著絕對混沌的空間,一分一秒都是種折磨。

  生與死的交界──人們口裡稱之的「虛無之界」、「彼岸」。

  滴答、滴答、滴答……

  偌大死寂的空間,本該不明顯的聲音,突兀的刺耳。

  黑暗中,吐出一聲無奈的嘆息,像是虛無所發出的哀矜。

  「你不該眷戀過去。」

  光點凝聚成人形,如墨般的長髮蜿蜒至腳跟,灰色的外衣遮掩住她全身的肌膚,唯一露出來就是持著水漏的指。帽兜遮住半張臉,僅露出鼻翼,和那毫無血色的唇。唇輕輕張合,溢出帶著無奈意味的言。

  「你可以選擇輪迴,杵在這,我的答案就跟十四年前一樣──死者不應該干預生者。即使你再跪求簽年,回答依然不變。」

  男子垂著頭,說出了和十四年前他剛到此,第一次見到她時所回答的答案。

  「我願意用千年的輪迴,換他一面。」

  到底要多少的執著,才能堅持待在這種會令人發狂的空間,堅持十四年依然不變的抉擇?

  愛情讓人痴傻,但也不該傻成這樣。

  她再次嘆息,帽下的眼垂下羽睫。

  無人不冤,有情皆孽。偏偏……她最抵抗不了這種冤孽。

  滴答、滴答、滴答……永滴不盡的水漏,和眼前男子心中的涙,發出微弱幾乎不可聽見,令人心碎的共鳴。

  「見了面,你又能如何呢?知道他是否安好,如果不好,你又能如何?或許他早已遺忘。別忘了,這十四年你和他是空白。如果他有重要的人、又另外愛著的人,你能如何?」其實不應當說那麼多的,她只能觀望。但私心上,她挺喜歡這堅忍毅然,對自己如此殘忍的男子。

  千年只換一面,這樣決然的話語敢說出口就已經令人動容,況且他十四年一刻都沒改變當初的決定。

  面對這樣的決心,她真沒辦法沉默以對。

  提醒看似殘忍,但哪個事實不殘忍呢?與其讓他付盡所有掏盡一切後,發覺一場空。愛轉恨的例子,她見多了。

  像是感覺到她勸誡中的退讓,男子抬頭注視她帽兜下的眼,笑的溫柔。他內心的百感交集……惆悵、哀傷、期望,不用透過水漏幾乎就可以觸摸的到。

  「我只是想看他一面,對不起我的自私造成你的困擾。」湛藍的眼有著深深的抱歉。「你警告的那些,我知道。但我沒任何想將他捆綁的意思。能將我遺忘,我會很開心的,代表他過得幸福。卡卡總是將別人的死亡當成自己的枷鎖,痛得要命卻又裝做不在乎……」

  叨叨絮絮的他,不是什麼四代火影、不是什麼黃色閃光,只是個西繼愛的人可以得到幸福,看著他幸福似乎自己承受的痛都不算什麼。

  俊秀溫柔的面孔,有著令人望之垂涙的哀傷。

  水漏發出最後的哀鳴,隨即碎裂成為光點消逝在黑暗中。橫渡彼岸千年,第一次,友人的哀愁連用寧靜之河幻化出的水漏都無法消耗。

  深刻的情感直撲向她。瞬間,連她都有些承受不住。

  「……波風湊,我答應你的請求。千年輪迴,換他一面。」星塵般的涙順著頰滾落,代替水漏照亮了無亙的黑。

  像是放下所有的牽掛,波風湊閉起了眼。

  如果有木葉忍者在此,絕對會說此時他的神情,如當時背對著眾人迎向九尾,預料自己的未來,卻依然不畏懼往前般。

                         (未完待續)

 

 

 

***

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寫這種讓自己身心俱疲的文……(抹臉)

只是希望不圓滿的他們,可以圓滿些(苦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