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生放送黃瀨完全沒辦法專心,唱著唱著腦海就浮現青峰的臉龐,還有那個吻,溫熱柔軟的觸感。

  唱了十分鐘不但頻頻走音,歌詞還呈現鬼打牆的狀況,他無奈的放棄了。「我今天狀況不太好,腦袋亂糟糟的根本沒辦法唱嗚嗚嗚各位對不起!」

  『小k有煩惱嗎?』

  『k君需要幫忙嗎?』

  彈幕上充滿了大家的關心。

  「其實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他頓了頓。「我好像,我是說好像唷!好像喜歡上自己一直很崇拜的人……」

  『Emperor嗎!!!?』

  『Emperorwwwwwwwwww』

  『小k終於發現自己對Emperor的情感了嗎!?』

  「欸欸欸欸怎麼大家都知道──」驚慌的看著大家一秒就猜到對方是誰。只有他搞不清楚狀況嗎?他自己都無法確定怎麼大家一口咬定就是小青峰──

  『早就被看穿wwwwwww』

  『果然是Emperor嗎wwwwww』

  『小k說到Emperor時聲音總會變的有些軟軟的,好像在撒嬌般w太容易就猜到了啦wwww』

  『告白了嗎?』

  黃瀨整個臉燒了起來。「才、才沒有告白這種事呢!我、我自己也不知道啊!明明剛開始只是崇拜憧憬他……我自己也不明白啊……」

  『憧憬漸漸加深變成喜歡很正常啊!小k快告白啦~』

  『告白~之後或許就可以聽到帝王和天使一起的生放送了哈嘶哈嘶wwww』

  『告白告白~』

  『之前小k不是有顏出嗎?回想起來他跟Emperor兩人……怎麼說?意外的合適?』

  『兩人有種相輔相成的感覺wwww』

  看著熱烈討論的彈幕,黃瀨有種很奇妙的感覺。

  明明是自己的心情卻是自己最後發現,本來還有些害怕會有批評或是厭惡的聲浪,結果大家的反應都挺友善,完全沒有質疑同性戀這件事情,非常溫柔的包容他。

  真的喜歡小青峰嗎?心中模模糊糊的情感,朦朧而讓他迷惑。想起他心會甜甜的,微帶著酸澀,難道這就是喜歡嗎?


  今天的錄音是最後一次,也是全遊戲中最重要的段落。

  井上薰發現之前發生的事件並非無關聯,全部的線索隱隱約約指向一個很病態的事實:會發生這些事,和山下優斗的父親脫離不了關係。如果學長知道,會有多麼痛苦?井上薰決定獨自一人解開這個謎團。他接受了對方危險的邀約,才知道原來造就學長排斥所有人親近居然是扭曲的親情。

  從以前到現在和自己交好的朋友,不是發生車禍,不然就是出了意外喪生……山下優斗知道,那不是意外。全部的原因,就是因為自己曾經對著他們笑,和他們聊天……才會發生這種事情。  

  他蒙著棉被想隔絕父親惡毒的話語,說也說不清的苦楚只能累積在心裡,腐爛化膿。

  別靠近我,不然會害你受傷害的。我不需要任何人和我親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好好的。

  這樣告訴自己,叮嚀著自己,只能用這種懦弱的方式保護想保護的人。直到聽見井上薰獨自一人去見了父親,壓抑已久的憤怒終於爆發了。

  別碰他──別用你那污穢的憎恨污染了我的他──你的憎恨該針對的人是我而不是我身旁的人!

  看著幾乎不成人形的井上薰,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正面反擊那位名為父親的人的恨意。

  咆嘯著,幾乎是發瘋般的反抗,搶過保鑣的槍完全沒有猶豫的放倒他們,赤紅著眼揪著男人的衣領大吼,如受傷的野獸。

  『我會殺了你的!如果真的有必要,我會殺了你!』

  看著對方露出惡意的笑容,輕輕在山下優斗耳邊說出讓他理智完全瓦解的話語。

  『那個井上薰,小穴還真是緊實……』

  如最後一道防線被打破,山下優斗舉起槍。是該做個了斷了……

  『學長不要──不要中了他的計謀啊!拜託學長不要──』井上薰聲嘶力竭的吼了出來。『不要因為那種人犯下殺孽──!』

  他的天使,他的光芒,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哭了。抱著遍體麟傷的井上薰,山下優斗如力氣耗盡般跪坐下來。

  『你該殺了我的……』

  男人眼裡有著瘋狂的恨意,太多的愛所以成恨,甚至恨到已忘記當初的愛。一計槍聲絕望了整個世界。

  井上薰腹部漸漸擴散的血暈,看著山下優斗崩潰般的表情,他露出個有些苦澀無奈的笑容。  

  『別說我對你們不好沒提醒你們,這棟大樓可是有裝定時炸彈的啊。』聲音充滿了瘋狂,這男人已經瘋了。『想死在一起呢?還是一個人獨活呢我親愛的兒子……』男人的聲音如丧魂曲般,漸漸遠離終至聽不見。

  中場休息。

  王哥等人送錄音完成的前輩出去,美子給了看著稿子沉默的兩人一人一杯薄荷茶。錄音室的氣氛挺凝重的,配這樣的劇情,每個人都不好受。

  「加油黃瀨君!剩一小段就完成了。」

  「謝謝……」剛剛拚命嘶吼讓黃瀨的嗓音有些沙啞,他無精打采的點點頭。

  當全心全意去配音,情感、思想會慢慢融入角色當中,所以遇到這種悲劇向的劇情就會特別難過。錄製多了當然可以馬上將現實和錄音情況分隔開來,但黃瀨是第一次,而且他對井上薰有種特別的……認同感。

  慢慢的、漸漸的他可以了解井上薰對山下優斗那種喜歡。

  想到對方就會心裡發脹,想靠近卻又害怕對方受傷,小心翼翼的試探著,就怕嚇到自己最喜歡的人。

  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心中揪疼的厲害。

  井上薰再也沒辦法陪在最愛的學長身邊,該怎麼辦……?想到這他就難過了起來,有種同病相憐之感。這次錄音完後,自己也沒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和小青峰待在同一個地方,聽著他錄音……

  黃瀨露出快哭出來的表情怔怔的看著青峰。

  看到黃瀨露出這種臉,青峰總有種煩躁感。他不喜歡他哭喪著臉的樣子,笑容明明才比較適合他啊。不知如何表達,只能粗魯的捏著嫩白的臉頰。「那什麼表情難看死了!別把情感帶入的那麼深你不是井上薰是黃瀨涼太啊!」

  我不是井上薰,但我可以期望自己可以得到和井上薰一樣的對待嗎……小青峰……

  強撐起笑臉,黃瀨揮了揮手裡的稿子。「小青峰……我們來對練最後這邊吧,這裡可是精華呢!」

  『薰──不要!薰──』

  不愧是小青峰,一下子就進入狀況了……黃瀨凝視著稿子。

  『學長哭了羞羞臉……我都沒哭了啊……』

  『薰──』青峰的聲音絕望的讓人哀慟。『血、血止不注……』

  『能被學長這樣抱在懷裡叫我的名字……好幸福啊……』

  不知為什麼有種想哭的衝動,黃瀨輕聲的訴說著,裡頭包含著太多太多對青峰大輝的情感。

  『薰你撐著點!我、我馬上揹你出去!幫你叫救護車你會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

  滿溢胸懷的話想說,卻不知道如何說起只能靠著一句句台詞。此時的黃瀨涼太,是井上薰,井上薰亦是黃瀨涼太。

  『來不及的學長,剩兩分鐘……揹著人是無法跑到大門的……』

  心好痛,痛得都快不能呼吸了。原來喜歡也是會讓人如此疼痛難受……

  『乖……聽我的話,學長你轉過身,把我留在這……』

  好寂寞好寂寞,全身的細胞都叫囂著寂寞。井上薰對於這樣的死別一定痛得如同剜出他心中的一塊肉,痛卻又得笑著。不想和小青峰分開,想繼續和他在一起,好喜歡好喜歡小青峰……

  此時此刻,黃瀨終於知道自己有多麼喜歡青峰大輝。

  稿子掉落地面。

  「黃瀨你搞什麼啊?」

  「對、對不起──」

  同時伸手撿稿的兩人手指碰觸在一塊。黃瀨如觸電般縮手,看著青峰一臉莫名奇妙,才發現自己的反應太大了。

  「小青峰對不起──」清亮的聲線帶了點軟軟的哭音,漂亮的眼眸慌張的四處飄著不敢和青峰對看。「我、我有點奇怪……」

  黃瀨眼裡浮著水霧,唇瓣微微顫抖著,臉染著美麗的潮紅。

  本來想罵人的青峰呆住了。

  「對不起──我今天不舒服想先回家休息!我會找時間錄好我的部份!」慌張的收著包包,不等對方答話就衝出錄音室。

  「喂、喂喂!?黃瀨這傢伙搞什麼!逃跑個屁啊!」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