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地)ㄑㄈㄉ……我這生的HP就給你了(懺悔)

  *下品無比(掩面)大約就跟青峰一樣下品你懂的(?????)


  青峰開門的瞬間,以為自己盯書太久腦袋終於出現了病變。他臨為不亂說句抱歉走錯了,甚至細心的替對方將門帶上,看了看掛在一旁的門牌。

  5768,沒走錯啊。

  如果沒走錯,也不是讀書讀到腦子壞了,那為何會出現黄瀨穿著襯衫圍著圍裙卻沒有穿褲子活脫像是風月場所AV片才會出現的裝扮?

  的確因為面臨被當危機,連不把課業當一回事的青峰都不得不繃緊皮,每天待在圖書館惡補之前的空缺,這一個月來,他回到家完全呈現死人狀態,無法和同居人進行床上活塞運動。但再怎麼欲求不滿,也不會引響到腦袋進而產生如此下流的幻覺吧?

  青峰在心中狠狠的鄙視工口的自己一把。

  深呼吸調整情緒,確定不會再出現那種幻像,伸手要去碰觸門把的同時門打開了。

  同居人,也是交往了四年的戀人──名模黃瀨涼太,眼裡含著水霧害羞的不敢盯著他,白皙的面容染著誘人的薄紅,對於這樣的穿著似乎感到彆扭,像在遮掩般交叉著腳,用如耳語般的聲調說道:「小青峰……歡迎回家。」

  ……老天,不用送我,讓我走了。

  青峰完全臣服在這片春光前。

  這根本是什麼調教系人妻才有的場面吧……白襯衫開三扣啊!三扣啊!那鎖骨──黄瀨敏感地帶之一!那被圍裙遮住只能看到乳暈……該死的若隱若現啊媽的!還有這傢伙沒有穿內褲對吧!?沒有穿對吧──

  青峰已經管不了地點還在自家門口,拉著黃瀨讓他撞進自己懷裡,手探入襯衫內準備直接將這尤物就地正法……

  黃瀨壓住他的手,偏著頭,眼裡的郝然讓他多了天真的媚惑。害羞歸害羞,語氣卻很堅決。「小青峰……今晚。」故意靠著他,溫熱的吐息對著耳緣輕吐,讓青峰有種顫慄的快感從下腹湧上來。「……我來,你說,我來做。」

  這麼主動這麼誘人的黃瀨……根本就是壞了?

  但壞得好,青峰他就喜歡。


  青峰坐在沙發上,支著頤看著用食指挖了口奶油,緩慢舔舐著的黃瀨。看著那舌尖捲著白色的奶油,如挑逗般輕舔,青峰用盡一生的忍耐力才沒有撲倒這個今晚不是人根本是妖精的戀人。

  「你……要怎麼做?」忍著發脹到有些疼的下體,青峰裝做不在意的問。

  如沒有聽到青峰的問話,黃瀨再次挖了口奶油,看著食指上的奶油,接著盯著那如狩獵般的深青色眼眸,然後緩緩的抹在自己的鎖骨上。

  「小青峰滿意嗎?感覺不太滿意呢……」

  接著這妖精緩緩的解開圍裙的緞帶,更多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中,美得讓青峰咽了咽口水。

  口乾舌燥、頭暈目眩。

  纖長的手指將更多的奶油塗在胸前的瓔紅。「那、這樣呢?」

  到後來青峰根本不知道這遊戲是在福利自己還是虐待自己,看著秀色可餐的妖精就這樣邊反問著他,奶油邊抹上了腰間、大腿內側、還有更私密的地方……

  這傢伙根本把前菜煮成了滿漢全席啊啊啊啊──他深深對於以前的自己小看黃瀨的挑逗能力感到抱歉。

  最後,黃瀨褪下身上最後一道防線,緊實完美無暇的一切就這樣顯露在青峰眼前。雖然是夏天,但開著空調的室內還是讓身無一物的黃瀨顫了顫。

  媚然中更顯的楚楚可憐。

  楚楚可憐這種形容詞應該是形容那種嬌小依人的女孩,但在青峰眼裡,這個明明就害羞的要緊卻努力取悅自己的大男孩更讓他心裡犯酸。

  他勾了勾手,沉聲說道:「涼過來,我要抱你。」

  一步一步,接著一步。

  黃瀨最後環住青峰的頸,跨坐上去。

  「小青峰……生日快樂。」眼裡依舊有著羞郝,一些些膽怯,還有一些些期待。「要把生日禮物……全部吃乾淨,一點都不剩的吃完喔。但是禮物很怕痛……所以……」

  青峰吻住那渴望已久的唇瓣,狂野的奪去對方的呼吸,還有蜜液,還有之後的話語。   

  看著激吻而眼中泛淚,趴在自己胸膛喘息不已的黃瀨。青峰彎起了笑──帶著寵溺,有些幸福的。  

  「那麼,禮物君,要開始了嗎?交給我就對了不會弄疼你的。」

                             (完)

 

 

 

***

ㄑㄈㄉㄉ生日快樂和黃瀨一輩子幸福YOOOOOOOOOOOO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