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之物語★

★最近胯下的小野獸不時出動(?)看到請不要驚慌害怕牠很溫馴只會胚囉(粗體個屁#)

★喜歡某些注音體但太多又看不懂(喂)最愛wwww和ry了(←)

服用前須知:

  ˇ完全架空,絕對跟正文毫無關聯。

  ˇ要看之前請先發誓:我絕對不會跑去痛罵痛打作家亂搞飛殿!(有此可知某冰很怕死)

  ˇCP:飛X攸

  ˇ靈感來源:蝶大的超強力作《冥府狩獵者》《蠻姑兒》(蝶大你是我的嫁啊請你嫁給我吧──(膜拜(被眾人踹飛)

★   ★   ★

  我很緊張,我真的很緊張。

  和飛坦交往了三年第一次要去見公婆了,誰能有那個鬼淡定?

  其實這三年之中未來婆婆有打過幾次電話叫飛坦帶我回家給她看看,不過飛坦全數拒絕了。

  飛坦跟他媽告知的原因好像是還沒調教好所以不能見人……

  ……我說啊飛坦,告訴你軍教片不要看那麼多就不相信,調教什麼啊混帳。

  不過對於調教這個奇怪的說詞未來婆婆好像沒什麼意見,只是冷笑了幾聲放出最後通牒:「好,就給你三年的時間調教,三年後老娘管你有沒有調教完全就是給我帶回家就對了。不帶,沒關係!我和你爸自己動身去看!」

  因為當初通話時飛坦為了要讓我放心所以有按擴音,這非常有氣勢的宣言我聽的非常的清楚。

  我猜,飛坦他媽不是教官就是祖上混黑道的。這麼鏗鏘有力的威脅兒子是怎麼回事啊!

  三年說短不短,但說長也不夠長。

  今天就是飛坦調教成果報告……該死!我好緊張啊混帳!

  飛坦支著頤懶懶的望著窗外快速閃過的風景,倒是挺鎮定的。「我媽不會吃了你,她只是比較沉不住而已。」

  這是比較沉不住氣而已嗎──!三年約定的時間才到期她隔天就連續十二通電話狂Call提醒你啊──!岳飛惹上黃帝十二道金牌為什麼連婆媳見面這檔事也有十二道電話啊!

  「不是那個問題啊!」我真的有種快緊張到中風的感覺了。「坦坦你覺得你媽會喜歡我嗎?」

  「不知。」他撇過頭。「她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

  「你別把責任撇個乾乾淨淨啊──這種不負責任的話是怎麼回事啊啊啊──」


  用眼角的餘光看到女孩幾乎快吐血的表情,飛坦原本有些緊繃的面容放柔了些。

  她的反應……還是一樣可愛啊。輕輕的覆上她那緊抓著裙襬的手。

  冰攸語起先有些驚訝的睜大了眼,然後像是意會過來般,一個如明日陽光般的笑容蕩漾開來。

  不管看幾遍,還是會忍不住讓人怦然心動的笑容。他撇過頭。

  他其實沒說,那一句她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後頭還要接一句:反正我喜歡就好。

  飛坦絕對不會承認最後一句會主動消音是因為害羞,死也不會承認。

  眾位讀者就不要太為難傲嬌了,嗯。


  飛坦的爸媽住在挺漂亮的歐式房屋,前面的庭院可以種花花草草的那種。整個綠意盎然,鳥叫在枝梢之間,非常濃厚的森林味道。

  「我媽很喜歡種奇怪的東西。」飛坦的表情有些無奈,但語氣中卻能察覺滿滿的寵溺。「喏、那株是百香果,本來有兩株,結果一株死了她打電話來哭的唏哩嘩啦的,整個莫名其妙。」

  抱怨歸抱怨,但我可以感覺的出來飛坦其實是很愛他媽。

  飛坦按了按門鈴,結果不等爸媽來應門就非常自動的開門。

  「欸,我回來了。」

  門打開的瞬間,我真的深深的覺得自己的眼睛抽風了。

  一顆芭樂,非常兇猛的飛向我們。

  這、這是什麼鬼──坦、坦坦你為什麼沒有告訴過我你家是打開門就會被芭樂攻擊的危險世界啊啊啊啊啊──在我還沒反應過來之時,飛坦就已經超級鎮定的接下芭樂。

  這是怎麼回事啊……我覺得還沒見到婆婆的面,我就整個疲累掉了。

  屋內傳出非常磅礡有氣勢的吼聲:「你這個死兔崽子!老娘跟你約三年你就真的三年後才帶媳婦回來啊!?最好有那麼乖啊王八蛋!上次叫你帶好朋友回家也是拖拖拖拖拖!完全不知道父母的用心良苦你這個死小孩……」

  一位女人穿著優雅的長裙,非常優雅的走出來,非常不優雅非常驚天地泣鬼神的吼著她的死小孩。

  我深深的震撼。

  飛坦似乎是習慣了未來婆婆的超可怕反差,只是掏掏耳朵淡淡的說:「我女朋友來了,別嚇到人家。」

  不……來不及了,我如果心臟不夠好大概已經被嚇死了。

  我顫顫的從飛坦背後走出來,「呃Boss、不對,是飛坦媽媽好。」

  飛坦媽驚愕的瞪著我三秒,突然凶惡的瞪了飛坦一眼。「居然不早說!我的形象啊!」接著轉向我的瞬間凶惡模樣消失的無影無蹤,笑的非常的溫柔,那一整個叫作如沐春風。「來來來媽媽我看看,好標緻的一個女孩啊,今年幾歲啊?和我們家飛坦做愛了沒……」

  那種瞬間變臉的功力……我嚇呆了。

  飛坦有些聽不下去的翻了翻白眼。「媽你夠了沒啊!不要問她奇怪的問題!」

  飛坦媽責怪的瞪了飛坦一眼。「什麼奇怪的問題,想當年我和你爸也是這樣走過來的。」然後她衝著我一笑,「聽飛坦說你叫冰攸語?來小攸語不要只站在門口,把這裡當成你家沒關係。」

  她非常熱情的推我進屋內。

  在玄關的鞋櫃旁,我看到了我未來的公公。

  不得不說飛坦爸長的超漂亮的,白白淨淨的臉龐,朱唇鳳眼。沒有飛坦媽那份熱情的明媚,淡然的像是古代隱士。

  他盯著我大概有一分鐘之久,接著淡淡的說:「歡迎來玩。」然後就逕自離開玄關。

  完蛋了,這反應也太淡定了吧?我有些擔心的望向笑著一臉燦爛的飛坦媽。「……飛坦爸爸是不是不喜歡我啊?」

  「哪有,看的出來他很開心呢。」她笑瞇瞇的回答我。

  ……眉毛沒有挑嘴角沒有揚,你是從哪裡看出來他很開心的啊?夫妻的強大嗎?

  飛坦拍了拍我的肩。「放心,他就是這樣子。」

  飛坦媽有些無奈的聳聳肩,「習慣就好,我們家的男人都是悶騷,啊現在你們流行怎麼說……傲嬌是吧?」

  果真是Boss媽,居然連傲嬌都知道。不過未來公公我怎麼看都只有感覺到傲,哪裡嬌了啊?

  飛坦媽在我心目中整個頂天立地高大無比了起來。而飛坦,則是非常不敬老尊賢的送給她媽媽一記中指。


  我大概知道飛坦為什麼會如此的嬌小了。百分之八十是基因問題。雖然我曾猜測過是因為幼年營養不良,不過他老大給我一個暴栗駁回我的猜測。但看到飛坦爸媽……因為基因的關係大概飆升到百分之兩百。

  屬於Boss等級的飛坦媽目測大約只有一五五左右,飛坦爸則只有一六零。

  非常嬌小的一個家庭。

  飛坦媽十分健談,大約都是她在提問她在介紹的,非常活潑熱情,但在舉手投足間又不失優雅,一位非常迷人的女人。而在我和飛坦媽問答間,不時會插入飛坦的吐槽或簡短的回答。

  至於飛坦爸,安靜的坐在一旁聽我們講話。起初那有些隔閡的淡然倒是消逝了,一位非常安靜,安靜的像是空氣的男人。

  「叔叔不喜歡說話嗎?」看著沒有不耐煩就只是溫馴的坐吃自己的水果的飛坦爸,我有些好奇的問。

  話題突然轉移身上似乎讓他嚇了跳,本來要拿著香瓜的那隻手抖了下,香瓜就這樣樣落了下來。

  飛坦媽眼明手快的接住落下來的香瓜,「小心一點!掉在地毯上很難洗欸!」

  飛坦爸接過香瓜,撇過頭小小聲的說:「……謝謝。」

  說實在的,他的聲音不像同年男子那般低沉或是酒色過度帶了污濁感。而是有些軟軟的清亮嗓音,與其說是男子,還更像是少年的聲音。

  看著連道謝都顯得有些害羞的飛坦爸,我大概有辦法理解飛坦的傲嬌是遺傳自哪了。

  目光忍不住柔和了起來,我真的很喜歡這樣熱情卻不失優雅的飛坦媽,這樣安靜卻有些害羞的飛坦爸,還有他們兩個集合體的寶貝傲嬌兒子。

  在自己的家庭那塊不完全,似乎用另一種奇妙的方式補齊了。

  愉快的聊了一個下午,吃完了晚餐,飛坦媽非常熱情的邀我們住下來。本來是想婉拒的,但想不到……

  看我們要離開了,一直安靜的飛坦爸突然拉住我。他顯得有些慌張,小小的不安。

  「我……嗯、你很好,你真的、真的很好,我、我真的覺得你還好……你真的很好,真的。」他有些困擾,像是找不到詞彙般困擾。那漂亮的柳眉小小的皺了下。「你……是個很、很好的女孩,真的。」一個小小的笑容在他的嘴角綻放。

  看著那澄澈沒有任何汙染的微笑,我突然有種整個屋內粲然明亮的感覺,連空氣都跟著清新了起來。

  「你、你真的很好……」那出塵般的笑容如奪人般呼吸。「我很希望,你能成為我家的媳婦,真的。」

  這個叫什麼……我恍神的看著那讓人移不開眼的笑容。

  Boss媽像是得逞般摟著我的肩燦笑。「住個幾天吧,媳婦兒。」

  我覺得,被陰了。因為那笑的非常清新美麗的飛坦爸,眼裡有著期盼。

  ……可惡,讓擁有聖母笑的人失落會被雷劈死的。

  我想起這個笑容的名字了,傳說中的世界無敵絕頂強大霹靂終極聖母笑。果然夠無敵、果然夠強大,我就這樣被拐了住下來。或許最強大的不是Boss媽,而是溫馴安靜重要時刻在來個絕對聖母笑的飛坦爸。

  這是怎樣的一個強大無比的家庭啊混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語瑟
  • 超喜歡灼璣的銀邊精英Boss啊XXD呼延臻超可愛的~

    蝶大的書都很好看唷~建議有時間可以看看墮落聖徒行歌(妖界三十一國系列的第四本)它是我的新歡(!?)
  • 灼璣整個萌暴了(噴愛心(自重)
    傲嬌一直是我的嫁!
    Boss媽一直是我的偶像!尤其是溫柔的將那隻蟲(?)的鱗全部先翻甩到牆上讓它翻白眼!那段整個威到一個爆啊!!!

    小墮我看完了www蝶大的書要找到我沒看的還挺難的XD
    小白鴿灰燼整個……很可愛★
    那一直劃錯重點的六人行也超可愛的>W<

    冰茯 於 2011/08/31 18: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