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之物語★

★最近胯下的小野獸不時出動(?)看到請不要驚慌害怕牠很溫馴只會胚囉(粗體個屁#)

★喜歡某些注音體但太多又看不懂(喂)最愛wwww和ry了(←)

  趴在飛坦懷裡的我,聽著那穩定,那聽著聽著會忍不住著迷的心跳聲。說實在的我和飛坦相處模式一點都不閃,剛交往時他的朋友曾經帶著太陽眼鏡來探望我們,看完我們相處就很納悶的走了。

  「你們真的是熱戀中的情侶嗎?」他這麼說道。「這分明是老夫老妻模式嘛!」

  飛坦這個傲嬌,要他說出我愛你我喜歡你這種話乾脆殺了他比較快,至於我則是覺得,真正的喜歡真正的珍惜才不是隻字片語就可以表達的。

  像這樣安靜的聽著他的心跳,感受著他的體溫,難道就不是愛情?誰說愛情一定要親來親去愛的尋死覓活的?

  「睡著了嗎?」飛坦的下巴抵著我的頭心,輕輕的開口。

  「沒。」

  「在氣惱他們這樣留你?」

  「剛開始是有點覺得自己被誆了啦,不過還蠻開心的。」我想起飛坦爸那澄澈的美麗笑容。「是說爸的笑容真的美到了極點啊!看到的那瞬間我都想嫁給他了!」

  「什麼鬼他是你未來公公。」飛坦呿了聲,抱著我的手摟的更緊。「你只有他的兒子可以選。」

  「是是是我知道~」我笑吟吟的回抱。「你媽明媚大方,你爸笑起來奪人心魂,你們家族基因怎麼這麼好啊!」

  「哪有什麼基因。」飛坦淡淡的說,感覺不是很開心。「有這麼良好的基因卻生出了勉強只能說是妖媚的孩子,重點還是個男的。什麼基因都沒有遺傳到有什麼用。」

  我一直覺得飛坦長的很漂亮,即使看著他的面容一整天也不會厭倦的那種漂亮法,但我也知道……飛坦對自己的相貌是很不滿的。今天看了他的爸媽,我大約可以知道他不滿的點在哪了。

  他沒有遺傳到媽媽那種明媚的英氣,如果他多點英氣,可能那略嫌妖媚的臉不會那麼的女性化。他也沒有遺傳到爸爸那如水出芙蓉般美麗的容貌,美麗、卻絕對不會被認為女人的面容。而飛坦是介於非常尷尬的中間值,太過美而妖麗了。

  擁有偏女性陰柔的臉孔,大概是男人的痛。

  像是要驗證我剛才的思考,飛坦越來越不滿的繼續說道:「也沒有爸爸那像是可以洗滌一切的笑容,如果有那笑容倒是省事,大概沒人會說我妖孽什麼的!被說什麼小白臉就算了,還BL派勒……靠他媽的!」

  飛坦激動了。「長的像女人是我的錯嗎!?都是我的錯嗎!?銬杯最好是啦!」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飛坦這樣憤憤不平的抱怨,我覺得這樣的飛坦……真的是超級可愛的啦!

  「坦坦你怎麼會把你自己嫌的這樣一文不值啊!你知不知道你超~極~可愛的啦──完全贏過聖母笑唷!」我從飛坦的懷裡坐起,燦笑的把整個囧掉的他撲倒在床上。「超級卡娃伊的~~~」

  飛坦又氣又好笑。「我抱怨了那麼多結果你的結論是我很可愛?」

  「不是很可愛唷是超級可愛的!」

  「……」


  倚在牆旁,不知站在那多久的飛坦媽按著胸口鬆了口氣。

  兒子不滿自己的相貌,其實她是知道的。小時候的飛坦常常哭著從學校回家坐在自己的膝上問:「為什麼女生說我長的好噁心?為什麼老師講到人妖的時候要拿我來當例子?馬馬……我討厭去學校,我討厭我不想去了。」

  聽到他這樣問自己什麼也無法回答,只能很心酸的抱著他跟他說錯不在你,是那些人的錯。

  真的錯不在他,為什麼這個世界就是融不下任何異端?就是要這樣排斥這樣污衊才甘心嗎?有段時間,她是很不諒解這個世界的,對這世界很灰心很絕望。

  即使飛坦大了些,開始用冷漠武裝起自己,她還是知道……那種不公平的污衊還是會讓他心裡淌著血,只是他不會再跟自己訴苦,不會再哭著跟自己說這些話,因為他不想要讓自己擔心。  

  為什麼這樣體貼的孩子得不到神的眷顧?她常常在夜深人靜時哭泣的問自己。

  或許是因為上天突然開了眼,或者是飛坦的苦難夠多了,他在高一的那年,笑的有些靦腆,眼裡充滿了愉快的神采告訴她:「媽……我交了一個女朋友。」然後,小小聲的說:「她說我長的很漂亮……」  

  不是用噁心,而是用漂亮來形容。

  雖然她假裝淡定的拍了拍飛坦的肩,跟他說我的兒子當然會有人要!但沒有人知道,她在廚房獨自一人時,開心到連菜刀都拿不穩,差點剁了自己的手。

  本來以為之後飛坦走的就是康莊大道,但之後……

  哪有什麼之後。  

  飛坦變回原本的冷漠,甚至比之前更加冰封。眼中常常流露出譏誚的神情,不知道是在嘲諷自己還是在諷刺眾人。那漠然的像是放棄一切的神情,讓她心痛的幾乎無法呼吸。

  問他有關女朋友的問題,只是緊抿著唇緘默。直到有天他才稍微透露……兩人分手了,而且原因還意外的難堪。

  因為小事情吵了架,結果失去理智的女孩大吼:「誰會喜歡像你這樣不男不女長的噁心死的人!」  

  有人說過,憤怒的時候是最傷人的時候,但也是……最容易顯示內心的時候。

  女孩心裡的真正想法,不言而喻。

  吵架並沒有錯,但沒有什麼樣的吵架可以讓你這樣污衊甚至是傷害自己所喜歡的人。

  飛坦打從心裡發冷了起來,在聽到的瞬間接近麻木。他毅然決然的和女孩分手,不管她之後的軟語相求。

  之後的幾次戀情,也都是因為這樣收場。  

  看著這個堅強卻又脆弱的兒子,在自己的面前依然笑著和自己談話,但在房間時卻會緊咬著棉被用枕頭蒙著獨自哭,她真的很痛很痛。

  這種像是循環般的傷害,終止在一位叫做冰攸語的女孩。這時的飛坦已經習慣有了女友不向家裡報備了,畢竟最後的結果還是那樣,不需要惹的連父母都難受。

  但有一天……飛坦卻若有所思的跟她說:「欸媽,我交了個女朋友。」他的語氣已經沒有像第一次那麼的興奮了。

  「是嗎?那很好啊。」連自己都不太敢表現出開心,開心之後的失望,她體會的夠多了。「然後她說你很漂亮她不介意你的長相嗎?」

  「不是。我們吵架了……」

  呃這樣的程序不對吧?不是都先告訴我你們交往了然後吵架分手的事你都不提的嗎?

  飛坦因為長期的冷漠,所以顯得有些尖銳的氣質柔軟了下來,薄唇揚起了很溫暖的角度。「她罵我王八蛋,說她會擔心我難道我都不知道嗎?」  

  目瞪口呆的看著春風滿面的兒子,她還來不及為他開心,心裡冒出的話不小心就脫口而出。「……當你娘這麼多年了我到現在才知道我兒子是個被虐狂?」

  飛坦翻了翻白眼,完全沒有尊敬意味的送給她一個字。「靠!」


  聽著兩人睡前的對話,她終於可以放心了。

  這個女孩子,是打從心裡接納飛坦的一切,不管是個性還是面貌。

  吾家兒子終於要出嫁了啊……她懷著這種莫名的感動,躡手躡腳的走下樓。

  感動歸感動,但還是有種無法敘述的不捨……就像是跟著孩子陪著他這樣跌跌撞撞的走過來,然後將他交給了一位女孩,她還是覺得有些鼻酸。

  兒子長大了,總會離家的。

  她理智上知道,但情感上卻還是會難過啊啊啊啊~

  「孩子的爸看他們這樣穩定交往我是很開心啦,但我又感覺好難過唷。」她趴在飛坦爸的懷裡,可憐無比的說道。「這就是嫁女兒的感覺吧。」

  飛坦爸輕輕的嘆了口氣,一下一下拍著她的背。「……飛坦是男的。」

  「親愛的你好討厭,讓我感受一下嫁女兒心酸又光榮的心情是會怎樣?」

  「為什麼你那麼想嫁女兒?」即使相處了那麼多年,他在某些時刻還是會覺得很無奈。「那個奇怪的心情是怎麼回事?但不管你怎麼想嫁女兒,飛坦都是男的。」

  「我知道啊……」她不滿的皺起了臉。「想當年飛坦是那麼的可愛在學校被欺負了都會哭著爬到我的膝上對我哭欸!結果現在呢!現在居然就這樣毫不猶豫的送給我中指欸!我那可愛的飛坦是跑哪去了啊──」

  飛坦爸其實很想跟她說:會送你中指是因為要吐槽你的點太多了,所以只能用中指來概括。但說出來自己的枕邊人可能會受到打擊,所以還是沉默好了。

  「還把這麼可愛的女朋友『暗看』了那麼久!真是叔叔嬸嬸可忍,爸爸媽媽都不可忍了!」

  他的枕邊人……思維其實是蠻跳Tone的。他雖然無奈卻還是只能跟著她的思維一起跳。「……然後呢?你到底要飛坦是女的嫁給別人讓你感受那奇怪的心情,還是要他是男的然後帶一個可愛的女朋友回來給你看?」

  「唔,可不可以他是女的讓我感受那心情然後帶女朋友回來給我看?」

  一直忍著不要吐槽的飛坦爸,終於破功了。他臉部抽搐了起來。「……女的帶女朋友回來是怎麼回事啊?」

  直接忽視了他的質問,飛坦媽嘆口氣。「媽媽難做啊,什麼心願都完成不了。」

  那個心願完成了才是可怕吧!他嘴角抽了抽,當機立斷的用被子蒙住自己,下定決心不要討論這種不會發生的可怕事情。

  「晚安,我要睡了。」

  「欸欸欸欸欸你怎麼就這樣逃了啊──」

  真真難做的……其實是那要面對這種莫名糾纏的飛坦爸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緹雅
  • 咦咦...我是第一個嗎?!
    飛坦好可愛呀(尖叫!!!

    PS:冰茯大大快更新吧!(期待((星星眼
  • 是的你是第一個XDD
    讀者都是傲嬌要看到浮出水面的很困難0ˇ0(不)
    這篇由於是架空所以坦子可能會沒有流星街的狠戾(遠目)
    但還是希望他不要崩很大=ˇ=

    我會努力的★
    這篇大約……四篇完結?

    冰茯 於 2011/09/15 18: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