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崩了哈哈哈哈哈那個小ㄑㄈ是誰啊(遠目)

*我發現我只能寫出妻控峰和小狗黃

 

  黃瀨從惡夢中驚醒,即使房內開著空調,冷汗還是浸濕了背。深呼吸努力讓自己脫離夢中那如溺水般窒息的絕望感。

  『黃瀨,我們分手吧。』

  『我不需要一個在各大看板才能尋找到的馬子。本來以為自己可以忍受,但果然還是不行。』對著自己向來溫柔的霄藍色眼瞳毫無波瀾,殘忍的像在說他人的事。

  『分手吧。』

  打從靈魂深處的寒冷,痛得幾乎麻木,黃瀨想拉住那轉身離開的身影,卻動彈不得。想挽留那越來越遠的人,卻連開口都辦不到。

  那個在夢中說要分手的人,在床的另一邊依然沉睡著。

  「小青峰……」像是在試探人還在不在般,黃瀨顫抖著手摸了摸青峰的眼皮,接著滑過那挺直的鼻樑,然後是抿著的雙唇。

  赫然被人握住了手。

  本來充滿不耐,想大罵黃瀨你半夜不睡覺摸什麼摸的青峰在握住對方的手,才發覺不對。黃瀨的手冰的像是死人才會有的溫度。

  睜開眼,映入青峰眼簾的是一個快哭出來的表情,如果他有耳朵,一定垂得低低的。

  「小青峰……我們不要分手好不好?」

  「啊?黃瀨你睡傻了嗎?」

  「你說你要跟我分手。」說著,眼淚就這樣落了下來。

  本來還有些怒意的青峰嚇了一大跳,慌張中找不到面紙盒只好拿棉被充當衛生紙胡亂抹掉對方的淚。

  「哭什麼哭啊!黃瀨你哪時候聽到我要跟你分手!喂別哭了啊!」不擅長安慰人的青峰看著親親戀人哭花了臉,向來霸氣的他慌了手腳。亂揉柔軟的金黃色頭髮,將對方的頭壓向自己的肩上,僵硬的拍著黃瀨的背。「不要哭了……沒有人要跟你分手啊!」

  「嗚嗚嗚夢裡小青峰超絕情的,說完分手也不管我的回答就這樣走掉了……小青峰大壞蛋!」

  誰大壞蛋啊你才大笨蛋吧!終於搞清楚事情始末的青峰又氣又好笑,想罵人但看到對方哭得這樣傷心又罵不出口,心情憋屈的很。「把夢當真才白痴吧?不是有人說記得的夢就一定不會成真?」

  「真的嗎?」黃瀨抽抽噎噎的抬起頭,淚汪汪看著青峰。

  「對啦對啦。沒有要分手,趕快睡覺好不好?」看黃瀨的情緒穩定下來,青峰睡意全都湧了上來,瞥了瞥手錶,凌晨三點。

  盯著青峰良久,黃瀨張開雙臂。「抱抱。」

  看著小模特噘著嘴想撒嬌的模樣,他無奈的翻翻白眼。將對方拉入自己的懷裡,手環著那纖腰,黃瀨整個臉埋在他的胸前,兩人貼近的不能再貼近。互抱著躺在床上的兩人沒有任何一絲空隙,但懷裡的人卻依然不滿足,繼續鑽。

  「為什麼我不能和小青峰黏在一起呢?」最近的距離就是如此,再怎麼鑽還是如此,黃瀨抬起臉困擾著皺起眉。  

  青峰揚起抹笑。「白痴,睡覺啦。再鑽你就準備明天的外拍遲到。」

  聽著對方穩定的心跳,那男人的溫熱氣息充盈在鼻間,黃瀨慌張不踏實之感終於消散。只要有小青峰,追逐著對方的背影,感受著對方的體溫,似乎就可以看見……即使再怎麼跌跌撞撞,對方還是會伸出那可靠的手,未來他們可以永無止盡的走下去。

  未來從不會是踽踽獨行,因為有你。

  「小青峰……我愛你。」

  「我知道,因為我太帥了。」

  回答得很欠扁,但行動卻讓黃瀨為之鼻酸。

  青峰大輝一直都是實踐派。不管在籃球,還是表達愛。

  他動作意外輕柔的吻了吻黃瀨的髮頂,接著額頭、眉心、鼻樑、鼻翼,吻不帶有任何情慾,只有安撫、溫柔,和滿滿屬於青峰大輝的愛。輕印在那顫抖的唇上的吻,接著是光滑細緻的頰,最後吻上那小巧圓潤的耳垂。

  像是懷中不是黃瀨涼太,而是這世上唯一僅存的珍奇瑰寶,捧在手心呵護的瑰寶。

  「小青峰……」太狡猾了,真是太狡猾了,這麼溫柔根本是犯規的啊……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小模特,再次哭花了臉。

  「所以,沒有要分手知道嗎?」青峰在黃瀨耳邊低聲的說。

  最後一絲一毫的疑慮消失殆盡,心中脹滿的感動到幾乎要宣洩而出,黃瀨發現「我愛你」根本將自己想表達的愛告訴他。所以他只能將一切的一切化作堅定的點頭。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冰茯 的頭像
冰茯

碎雨江南中一人靜。

冰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